意甲

风鬼传说第1346章宴请

2020-01-23 07:41: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鬼传说 第1346章 宴请

上官秀笑了笑,摆手说道:“珠儿坐。”

等唐明珠落座后,上官秀笑道:“看来陛下现在是越来越器重珠儿了。”

出访杜基,是蔡霄和唐明珠,这次巡视天京,还是蔡霄和唐明珠,给人的感觉,唐明珠在风国朝堂中的地位,已然有与蔡霄平起平坐的趋势。

唐明珠玉面微红,小声说道:“姐夫不要取笑珠儿了。其实,现在陛下看重的并不是珠儿,而是看重了珠儿背后的议政堂。”

这一点唐明珠看得很透彻。唐凌不喜欢自己,唐明珠心里很清楚,虽然唐凌并没有表现出来,但唐明珠就是知道,女人的直觉。

上官秀问道:“珠儿这次到天京,也是为了在天京成立议政堂吧?”

唐明珠点头,说道:“陛下已下旨,将上京的议政堂改名为议政府,天京这边成立的是议政司。”

上官秀问道:“可有选定司卿?”

唐明珠摇头,笑吟吟地说道:“珠儿希望姐夫能推荐一位合适的人选。”

上官秀含笑揉了揉唐明珠的小脑袋,含笑说道:“珠儿不能事事都指望旁人,有些事情,也该自己拿主意了。”

唐明珠小声说道:“珠儿担心,选出之人未必会合姐夫的心意。”

上官秀悠然而笑,说道:“既然我推荐珠儿做议政大臣,自然是相信珠儿具备做好议政大臣的能力,也相信珠儿有识人之明。”

唐明珠闻言,颇受感动地说道:“谢谢姐夫对珠儿的信任!”

上官秀笑道:“一家人就不必再说两家话了。”他话锋一转,说道:“在天京期间,珠儿尽量减少外出,不可到处乱走。”

唐明珠惊讶道:“天京现在还不太平,城内还有乱党叛军吗?”

上官秀轻叹道:“天京又何曾太平过。”

自从风军攻陷天京之后,城内的叛党叛军就从没停止过闹腾,反风国的传单散布的到处都是,每到翌日天亮,大街小巷的墙上,总是贴满了咒骂风国的讨逆檄文,鼓动宁南百姓们一同站出来反坑风国的统治,屡禁不止,也让上官秀一筹莫展。所以都卫府要在天京成立都卫司,上官秀还是乐见其成的,希望都卫府能把在上京平乱的劲头都用到天京这边来。

唐明珠小声嘀咕道:“在来天京的路上,蔡大人还说到了天京之后,会带着珠儿好好游玩一番呢!”

上官秀耸耸肩,他向外扬了扬头,召唤道:“老段。”

随着他的话音,屋内滕现出一团黑雾,紧接着,黑雾凝化成人形,段其岳已然站在房中。唐明珠吓了一条,差点惊呼出声,下意识地抓住上官秀的胳膊。

段其岳看了眼小脸煞白的唐明珠,抓了抓头发,插手施礼,说道:“属下参见殿下、郡主!”

上官秀先是拍了拍唐明珠有些颤抖的小手,接着他对段其岳道:“老段,你选几名得力的部下,保护郡主。”

“是,殿下!”

“还有,”上官秀沉吟片刻,说道:“你代我给张九维传个口信,就说蔡霄对于宁南人担任总督府大臣极为不满。”

等了一会,没有等到上官秀的下文,段其岳不确定地问道:“殿下,再没有别的话了?”

“足够了。”张九维是聪明绝顶之人,无论什么话,到他那里只需点到为止即可,他心里自然明了。

段其岳躬身应了一声,再不停留,身形一转,人在屋内已然消失不见,只剩下几缕淡淡的黑雾。

总督府。

张九维收到段其岳派人送来的口信,眉头立刻拧成了个疙瘩。

蔡霄可是首辅大臣,乃风国文官之首,深得陛下的信任和器重,他不满意宁南人在总督府担任部大臣,也就等于是不满意自己担任内务大臣。一旦陛下巡视天京期间,蔡霄向陛下提出弹劾,自己内务大臣的职位只怕是要保不住了。

可蔡霄与宁南人有仇吗?并没有,他之所以不满意由宁南人担任总督府大臣,说白了,他是在气恼未能把他的自己人安插进来,在气恼总督府未能带给他实实在在的利益。

想明白了这一点,张九维也就明白了问题的根源所在。

本来他还在琢磨自己要不要去拜访蔡霄,现在看来,也不用再犹豫了。

张九维写了一封书信,派出心腹的随从给蔡霄送去。

书信的内容不多,但言语客气至极,先是言明他对蔡霄的仰慕之情,而后又提到他今晚在玉华楼设宴,为蔡霄接风洗尘。

蔡霄没想到能接到张九维的请帖,从头到尾地看了一遍,他嗤笑出声,把书信随手丢在一旁。

蔡八躬着身子,走上前来,递过一杯茶,与此同时,目光在书信上快速地扫了一遍,笑道:“这个张九维倒是个机灵懂事的。”

“呵呵!”蔡霄接过茶杯,喝了口茶水,漱了漱口,吐进一旁的桶子里,再接过蔡八递来的手巾,他擦擦嘴角,说道:“他是怕上官秀护不住他,转而来讨好我了。”

蔡八接回手巾,小心翼翼地说道:“听说,张九维在总督府做得还不错,大小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老爷若在陛下面前弹劾他,只怕,事情也未必会那么顺利。”

“嗯……”蔡霄提起袍子,翘起二郎腿,又弹了弹衣襟。

“如果张九维真够机灵,能为老爷所用,留下他倒也未尝不可。”

“老八,你的意思是,这场酒宴,我应该应邀前往。”

“小人觉得,去看看倒也无妨。”

“哦。”

“撬开这一块砖,整个的这一面墙也就松动了,以后投靠到老爷这边的宁南人只会越来越多。上官秀不是喜欢重用宁南人吗?那就如他所愿好了。”

“呵呵……”蔡霄眼珠转了转,仰面而笑,拍拍蔡八的肩膀,赞道:“老八跟着我这些年,也是越来越机灵了。”

“小人愚钝,全因老爷教导有方。”

蔡霄大笑,点点头,说道:“好,今晚,我就去会会这位张九维张大人。”

玉华楼,在天京是一座名不见经传的酒楼,地脚偏僻不说,外面看上去也平凡无奇,面门是栋上下两层的楼阁,里面的院子倒是不小,但从外面看,普普通通,还显得有些陈旧落魄。

不过玉华楼在天京的顶级贵族圈里,可是赫赫有名,在这里,只要有钱,只要肯舍得砸银子,什么都能买得到。

当晚,蔡霄带着十余名家仆到玉华楼赴宴。看到玉华楼的门面,蔡霄都没有再往里面走的冲动,想转身回去,只不过张九维抢先一步迎了出来,满脸堆笑地来到蔡霄近前,拱手施礼,说道:“哎呀,蔡大人大驾光临,下官未能远迎,真是失敬,失敬啊!”

就算心里再怎么不痛快,觉得张九维在这么破旧的一间酒楼宴请自己吃饭,简直就是在故意奚落、羞臊自己,不过表面上,蔡霄可没有表露出丝毫的不满和不悦,他含笑说道:“张大人,久违了。”

“此地非讲话之所,蔡大人,快快快,里面请。”张九维的态度太热情了,让蔡霄想回绝,一时间都找不到合适的说词。

他耐着性子,迈步走进玉华楼。进来之后,别说蔡家的家仆们大吃一惊,就连见多识广的蔡霄,也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主要是玉华楼的内外反差太大,外面看起来又旧又破,一副落魄潦倒的模样,可玉华楼的里面,简直就是金碧辉煌。地面铺着大红的地毯,目光所能看到的一切,几乎都是镶金嵌玉,随处可见的灯台,皆由纯金打造,墙壁上刷着金粉,梁柱包裹着金箔,就连上楼的台阶,两侧的栏杆,也由洁白无瑕的羊脂玉打造而成。

其中最扎眼的莫过于正中央一颗黄金树,起码得有两三米高,是不是真由纯金打造而成,不得而知,但确是金光闪闪,上面还挂满了金叶子,整个大堂,只能用金灿灿来形容,晃人的眼目。

上京贵族奢华,但还找不到这般奢华的地方。只不过令人诧异的是,这偌大的玉华楼内,竟然空无一人。

蔡霄环顾四周,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转头看向笑吟吟的张九维,问道:“张大人,这里是……”

“这里便是整个天京城内,最隐秘又最销魂的地方,玉华楼。今晚,下官已把这里包下了,保证不会出现一个外人,蔡大人在这里可以放心的吃喝玩乐。”

说话之间,张九维抬起手来,啪啪的拍了两声巴掌。

随着掌声响起,从二楼上突然飘落下来许多的金影。蔡霄带来的十余名家仆,几乎是同一时间佩剑出鞘,把蔡霄护在其中。蔡霄定睛细看,从二楼飘落的金影,都是穿着金色的束胸,金色亵裤,外面披着金色薄纱的女子,她们抓着从棚顶垂落下来的大红绸带,在空中荡来荡去,情景之美,之壮观,真好似仙女下凡一般。

见张九维惊讶地看着自己的随从,蔡霄老脸一红,低声呵斥道:“都把武器都收起来,瞎紧张什么!”

众家仆垂下头,刚刚抽出的佩剑又收回剑鞘当中。最先顺着绸带落地的是一名二十多岁、美艳绝伦的女子,她穿着金色的襦裙,步姿婀娜,姗姗走到蔡霄和张九维近前,从容又优雅的低声福礼,声音甜美,仿佛天籁,说道:“小女子幻烟,见过蔡大人、张大人!”

蔡霄这辈子见过的漂亮女子不知有多少,但眼前的这名女子,绝对可算得上是人间极品。他的目光落在幻烟的脸上,感觉她的一颦一笑,都有勾人魂魄的魔力。

张九维即便见过她很多次,也是愣了一会才回过神来,他笑呵呵地摆手说道:“幻烟姑娘不必多礼,请起。”

“谢蔡大人,谢张大人!”幻烟稍微提了提襦裙,翩翩起身。

蔡霄问道:“这位姑娘是……”

张九维笑道:“幻烟姑娘是玉华楼的老板娘,素有天下第一美女之称,蔡大人以为如何?”

蔡霄目光再次落到幻烟身上,幽幽说道:“此女只应天上由,人间难得几回见。”

听闻他的夸赞,幻烟咯咯地娇笑起来,说道:“蔡大人谬赞了,玉华楼里的姑娘,姿色可个个都在幻烟之上。”随着她的话音,十数名于空中飘舞的姑娘从缓缓落地,走上前来。

幻烟的话虽说夸大其词了一些,但也没有夸张的过分,这些姑娘,的确都称得上是人间绝色,外面金色的薄纱完全透明,里面只着金色的束胸和金色的亵裤,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让人看来,不由得血脉贲张,神魂颠倒。

张九维摆摆手,笑道:“蔡大人,楼上请。”

蔡霄深吸口气,清了清喉咙,说道:“张大人请!”

金华市第五医院
通河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四川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河北哪个医院去治白癜风
临沂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