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br那时我十岁

2020-05-21 23:28: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那时我十岁,哥每次从知青点归家之日,便是我的盛大节日。十九岁的哥像变戏法一样,会变出许多好吃的。我大呼小叫,会一蹦三尺高,把自己的身体悬在哥哥身上,逼着他打转玩儿。
哥是神,是我希望的明灯,照亮了我的世界。很多次梦见他,明明是欢声笑语的场景,醒来枕边常是湿的,我会哭很久。母亲常陪着我哭,直至再把我哄睡。
盼哥回家,成为我最大的心事。一进入腊月,我就开始用铅笔在日历上勾划。瞧见哥的身影,不啻看到一轮太阳,会不顾一切扑上去。
哥每次都会满载而归,木耳山鸡榛子花生猪牛羊肉,甚至是小苹果。这一夜,我会坚守在灶台边,把肚子吃得圆鼓鼓的,才会恋恋不舍睡去。早起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还是惦记锅里那点好吃的。酸菜炒肉是我的最爱,父母和哥都看着我吃。母亲总是湿润着眼角,不住地看哥。
第二天晚上,鸡肉的香味把我的口水勾出来了。母亲盛出几碗,由哥给几家邻居送去,我的视线会被牵出很远。那几家邻居有五保户孙奶奶,曾经的大学生郭老师一家,小瓦匠一家。
端起饭碗,我吃得飞快。哥让我慢点儿,把肉往父母饭碗里挟,说他在知青点常吃。父亲沉默不语,也不动筷,母亲则一直用衣襟擦泪。我顾不得许多,我的眼里只有鸡肉,我甚至开心地想,二胖小梅他们今晚会吃什么?肯定不及我,因为我幸福地有一个哥,我的哥是神。
我很少想过为什么只有一个哥,并且比我大那么多,邻居家多是有五六个孩子。吃是我那时候的大事,我会嘴上冒油,得意洋洋地出现在二胖小梅面前。
孙大娘她们会来家看哥,拉着哥的手说,好孩子!他们会聊很久,有时会流泪说,你们真不容易,你们还是孩子啊!听着他们说我听不懂的话,有时我会睡过去,等我醒来,发现他们还在聊,我很不高兴地想,是不是想留在我们家吃饭啊?哥带回家的那点东西可是有限的。我会闹情绪让他们早点儿走。
哥回来了,我嚷着要和他一个被窝睡觉。父母嗔怪我,你是女孩子,和哥睡不方便。我大哭大闹,就不,我就要和哥睡!哥最后笑着说,好好,我答应你这个跟屁虫。
哥跟我讲连队里的事,讲他们偷着打山禽野兽什么的,讲看露天电影吓尿裤子的事。有时讲不完,就留到饭桌上讲。无论哥帮父母干什么活,我会一直追问下去,让哥很无奈。
我常盼望这样的日子多一点,有时写作业都会分心,哥快回来了吧?我在地图上查哥下乡的那个农场,地图上有标注,但不是很清楚,看着距离并不远。可哥每次回来,据说先要走六七公里,然后坐一夜火车,再走六七公里才能到家。那时我的理想是做发明家,发明一种能让火车变快的交通工具。
那年腊月,接到哥准时回家的消息,我高兴得天天踮着脚走路。可是,左等不见哥的影子,右等到快天黑还是没见哥。父母很紧张,我也吓得花容失色,把母亲抱得紧紧的。
天擦黑,哥终于一瘸一拐地回来了,全家人都愣怔在原地。哥见到家人,一下子瘫倒了。父母急忙上前搀扶,才发现哥身上受了不轻的伤,有血迹已经在脸上凝痂了。一问才知,哥被两个小子打劫了。哥反应很痛苦,连夜送到医院检查才知是左臂骨裂。
哥带回来粉条猪肉和面粉,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且不说他怎么拿得动,单是被打成左臂骨裂,还能英勇地护卫自己不至空手,让人佩服。
父亲抽烟不语,母亲泪水流个不停,数落哥,你傻啊,命重要还是东西重要?哥笑着安慰母亲,都重要。然后看我一眼,妹还等着我这个有能耐的哥哥呐。一席话把母亲说得眼泪纵横。我在一边则气得大骂那两个丧良心的。哥微笑把我搂在怀里,你最近学习怎么样?
家里一下热闹起来。住院哥是不肯的。他说不碍事,伤会很快好起来。邻居孙大娘她们帮忙打听偏方,居然对症下药。哥一天天好起来,父母松了口气。但假期是有限的,后来只好请了假。哥表示听从天意,但他脸上分明写着心事,有时看着一处地方就分神了。父母以为他想连队,想战友,极力劝慰他。哥嘴上表示没事,私下依然故我,看得出他的心结解不开。后来臂伤还没完全痊癒,就执意回知青点。父母无奈,只能给他收拾东西。
这是我最开心的一个假期,因为和哥在一起时间长,哥这一走倒让我不适应了。我哭成了小泪人,万般不舍送走了哥。
一切都回到旧日的轨道上,大概过了一星期,家里突然来了几个神秘的人。来人是知青点领导和公安局的,他们告知,哥在火车上巧遇那两个打劫的人,双方动起手来,那两个人被哥打成重伤。据说哥已经被关押起来。不知哥要被关多久,我嚎啕大哭,母亲更是没日没夜地流泪。
母亲带我去探望受伤者家属。我走得深一脚浅一脚的,问母亲,哥什么时候回来呀?母亲瞪我一眼,你个小馋虫,还惦记吃!我说不,我是盼哥回家,你和爸爸好有个帮手。母亲愣怔了一下,欣慰地笑了,用手拂去我脸上的泪珠,小春长大了!我们一起等哥回来,好吗?

共 186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盼哥】让我们感受最深的是兄妹间相互关爱的血肉亲情。哥哥每一次从遥远的知青点回家,总要带许许多多妹妹爱吃的东西;而妹妹,最盼望的一件事就是哥哥回家,一家人团聚,共享天伦之乐之外,一饱口福。为了满足妹妹的心愿,不让妹妹失望,哥哥宁愿冒着生命危险与歹徒搏斗,造成自己左臂骨裂,还惹上一身官司。之后,为了息事宁人,年幼的妹妹和父母一起探望受伤者家属,为的不再是惦记好吃好喝,而是哥哥早日回家!可见在哥哥的影响下,妹妹的心理已日趋成熟。“妹妹找哥泪花流,不见哥哥心忧愁”希望他们一家早日团聚,更希望这血浓于水的亲情一直延续下去……推荐共赏,祝创作愉快。【山水编辑:周会涛】
1 楼 文友: 2016-04-06 09: 7:29 感谢留墨山水,遥祝春安!怀疑得心绞痛
男性勃起功能障碍药物治疗
增生性关节炎是什么病
阳江白癜病医院
鄂尔多斯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定西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开封好的白癜风医院
忻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