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重生之领主传奇第五十一章杀戮

2020-01-25 03:47: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五十一章 杀 戮

第五十一章杀戮

“哦,那个捕奴团的人想来攻击营地?也是,他们设卡拦路的死了三十多人是不肯善罢甘休。我去看看。”洛里斯特说完转身往外走。

“啊?大人你杀了他们三十多人?”史胖子和博得芬格三人听了都一楞。

“是啊,敢挡我们诺顿家族的去路,不是找死是什么?大人带着我们把拦路的杀了个干净。”埃尔一边牛气轰轰的回答史胖子的疑问,一边跟着洛里斯特往外走。

“大人,你刚到,要不先休息一下?”博得芬格追着洛里斯特说。博得芬格的意思洛里斯特明白,是让他最好先了解下情况,别莽撞行事。他不知道洛里斯特在码头就把事情了解的很清楚了,心中早有打算。

“不用了,早点杀光他们再休息不迟。”洛里斯特说,然后吩咐道:“多勒斯,你去刚运到的货车那里给我拿几捆投枪来,待会跟我旁边。”

还是投枪杀敌方便快捷,内力灌输进去一掷之下犹如闪电,别说没准备,就是有准备一个白银剑士也抵挡不住。刚才在拦路关卡那边,那两个连人带马被投枪钉在地上的就是洛里斯特的杰作。

“哧……”跟在博得芬格后面的罗德.威尔斯笑出声来,不知是嗤笑还是赞叹的说:“博格,你的这位领主大人好大的杀气,早点杀光他们再休息不迟也说的出口,别忘了对方有三个黄金阶。”

“恩,洛克大人说到就能做到的。”博得芬格头也不回,快步往营地大门走去。

洛里斯特已经到了营地大门,正吩咐特尔曼:“把人组织起来,已发了武器的跟我出去,骑士都上马准备冲锋,埃尔你们刚才几个人也上马,多带点投枪,麻痹,一群乌合之众,卑鄙的奴隶贩子也敢欺我诺顿家族,岂有此理,非杀光他们不可。”

一席话说得洛里斯特周围的一圈人个个热血上涌,举着手里的武器高呼:“杀光他们!”

营地大门打开,洛里斯特当先走出,迎着捕奴团的人走了过去。

两个营地相距不过两百米左右,此刻捕奴团的人大约有两百三四十人左右,刚刚过了中线,挥舞着手中的刀剑呐喊着报仇杀了他们什么的乱七八糟的口号正往这边的营地走来,见营地大门打开洛里斯特出来也就停下了脚步,此刻他们距离这边的营地还有六七十米远。

眼见洛里斯特后面从营地大门里不断的涌出一波波举着长矛拿着弩弓的奴隶,捕奴团的人脸色都变了。

“该死,前几天我们不该停下攻击的,现在他们有了武器只怕更难对付了,我们的伤亡也会增加的。”站在前面一个胸前佩带着黄金一星徽章的黄脸汉子懊恼的说。

“现在后悔有个屁用,都怪那些拦路的没用,让他们把武器运进了营地,大不了现在放手多杀几个,杀的他们怕了照样会缩回营地的。”旁边一个身材壮硕的中年人回道,他胸前佩带的是黄金双星的徽章。

“怪那些拦路的也没用,他们也才跑出那么四五个,其余的都死了。主要是我们谁也没想到他们竟然有增援。原本拦路设卡只是防备他们从外面买到粮食,好让我们等他们饿的没力了好大捞一笔,没想到他们还有支援。现在我担心的是我们是不是搞错了,他们真是那个什么诺顿家族的私人军队,那样我们会很麻烦的。”最后一个佩带着黄金三星徽章的老头显得有些忧心忡忡。

“老哥别发愁了,我们不是问过那几个怕死逃跑回来的家伙吗,他们说护送马车的除了五个白银阶的骑士剩下的也就十来个白银剑士,他们主要是被偷袭才损失那么多人。现在算起来我们的优势还很大,不趁他们立足未稳发起攻击怎么拖的住他们?再过十来天等老大和派克大师回来,他们就得束手就擒了。我们现在就算攻不进去也没关系,就是拖住他们,别让他们趁手里有武器时逃跑就行。”中年人信心十足的说。

洛里斯特已经单人独剑到了他们面前相距不足二十米的距离,第一句话就让捕奴团的人暴跳如雷,骂声不绝。

洛里斯特说的是:“就是你们这群狗*屎一样的东西拦在我们诺顿家族的面前?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想死的跪下来伸长脖子,爷爷赏你们一个痛快。”

那黄脸汉子第一个受不了,迎了上来阴测测的骂道:“你小子才是吃了狗*屎嘴巴这么臭,等老子拿下你之后非让你后悔你妈把你生下不可……”

“你既然出来想第一个死爷爷这就成全你。”洛里斯特拔剑疾冲直上。

“哈哈哈……”站后面的中年人狂笑:“草,口气这么大我还以为是哪个剑圣大驾光临,原来只是个黑铁,连剑芒都没还敢过来送死,真是狗胆包天。老三,好好摆弄他一回,也给对面营地的人一个下马威。”

洛里斯特虽然没佩带斗气徽章,可一拔剑冲上剑上没有剑芒闪现这是谁都能看得见的。周围捕奴团的人开始纷纷嘲笑起来。

那个黄脸汉子也大意了,手中长剑剑芒一动,光彩夺目,顺手照着洛里斯特冲上的人影就是兜头一剑劈下。谁知洛里斯特疾扑而来的人影突然一顿,闪烁着剑芒的长剑就擦着洛里斯特的身影掠过。洛里斯特长剑一翻已压在黄脸汉子的剑上,人影一转已近黄脸汉子身前,两人相隔不到一尺。

黄脸汉子大惊失色便想先后退拉开距离,不料手中长剑被洛里斯特压住竟无法后退半步。

“噌“的一声洛里斯特左手寒光一闪,腰间短剑已从黄脸汉子的下巴直贯颅顶。洛里斯特身形一闪,短剑抽出,血光飞溅,黄脸汉子一头载倒在地,四肢抽搐几下垂然不动,业已一命呜呼。

这几下兔起鹘落,快得令人目不暇接,就见两个人影一合即分,黄脸汉子已毙命倒地。

后面黄金二星的中年人大吃一惊,还没回过神就听洛里斯特冷冷的说道:“现在轮到你了。“

眼见洛里斯特势若狂风呼啸而来,中年人慌的手忙脚乱,急急拔剑运转斗气抵挡。

洛里斯特手中长剑风雷大作,剑气如虹,大开大阖,“铛铛铛“一连串的剑击声暴响……

“喀啷”一声,中年人手中闪烁着剑芒的长剑竟被洛里斯特一剑劈断,中年人一楞,几乎无法相信自己手中的断剑是真的。眼前寒光一闪,“啊……”中年人惨叫,一条手臂飞上了半空。

“扑哧“一声,惨叫声嘎然而止,洛里斯特一剑断首。

“你你你……”一旁黄金三星的老头指着洛里斯特如见鬼魅,不住的往后退。眼见洛里斯特转向自己,更是浑身直哆嗦。

洛里斯特展颜一笑,笑容在老头的眼中是那么的狰狞那么的可怖……

“老头,该你上路了。”洛里斯特笑着说。

低沉的言语,轻轻的笑声,在这个佩带黄金三星徽章老头的耳里,如同催命的魔音。两个黄金剑士,才眨了几下眼睛啊,就丧命在这个年轻人的剑下,这是老头做梦也想不到的事。他又不是不知道这两个黄金剑士的身手,尤其是那个中年人,剑术可是比自己还狠厉毒辣,连他都载在洛里斯特的正面强攻之下,老头心里就明白自己上去也是送死。

现在洛里斯特把目标转向了老头,老头早就吓得心胆俱寒,哪还有勇气上前迎战,只是不停的后退,直到被身后的人给挡住了去路。

眼看洛里斯特逼近,老头眼珠一转,大喊道:“大家一起上,他就一个人,把他剁成肉酱……”

老头身影一矮,往下一缩,就消失在人群之中……

前面站着的那些捕奴团的人还没从倚为靠山的两个黄金剑士毙命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后面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听见老头的喊叫就举着武器直往前冲,连带着前面的人也不由自主的冲向了洛里斯特……

洛里斯特长笑一声:“来得好!”

手中长剑嗡嗡作响,这一刻,洛里斯特全无往常保存实力低调处世的想法,他只想放手大杀一场。伙伴们放弃了在莫伦特城悠闲舒适的生活,准备陪自己踏上漫漫的北行之途,谁想北行还没上路就在这里被人凌迫。若是自己低头委曲求全的话,这支刚建立的家族军队必定人心惶惶,以后北行数千里难免不会出现更多的意外。

为了收拢这支家族军队的军心,树立有我无敌,所向披靡的信心,也为了给受伤的史胖子和老学员们一个交代,洛里斯特早就下了决心,不把这些捕奴团的人杀的人头滚滚绝不罢休,北行之路,第一战就在这里开始。

全身内力激荡,洛里斯特只觉得精神振奋,力量充沛。在动态视觉的专注下,前面那些挥舞着兵器朝自己冲来的入影就象一个个动作缓慢身形僵硬的木偶。低低的虎啸一声,剑似飞虹,人若游龙,洛里斯特冲入人群之中……

剑光闪烁,血肉横飞,寒光横扫,剑过衣平。人头,残肢,断刃,血溅,洛里斯特虎入羊群一般,他到了哪里,哪里就乱的象锅煮开的粥,惨叫声,剑击声,惊呼声不断,人群如同退潮的浪涛,上的快,退的更快。

捕奴团的人退散开之后,露出中间的一大圈,洛里斯特浑身浴血,整个人被染成了红色,身边全是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尸体,粗略一看不少于二十七八具。残肢断刃遍地,甚至还有个人头滚了两滚才停下……

整个战场陷入了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望着洛里斯特说不出话来,只是捕奴团的人眼中充满了惊骇,不可置信。而诺顿家族的奴隶士兵则是狂喜和崇拜。

罗德.威尔斯和蒙斯.马莱克两人目瞪口呆,罗德.威尔斯哆嗦着问博得芬格:“他,他真是你说的黑铁……”

洛里斯特抹了一把溅在脸上的鲜血,一眼就看见那个佩带黄金三星的老头正躲躲闪闪的往后面移动,

“呵呵…...”洛里斯特轻笑出声:“老头,你往哪跑。乖乖站着别动,省得爷爷多费力气。”

老头撒腿就跑……

洛里斯特疾冲而去,所到之处一片鸡飞狗跳,避的快的让了路暂时保住了性命,傻站着不动的被洛里斯特顺手给抹了脖子,又是五六具尸体栽倒在地。

捕奴团的人崩溃了,哭喊着抛弃了手中的兵刃直往自家的营地跑去……

特尔曼挥手,六把骑枪放平,开始了冲锋……

埃尔带了十来个老学员骑着马从两侧兜了上来,埃尔一边策马飞驰一边放声大呼:“诺顿!”

先是老学员的回应:“诺顿!……”

接着那些奴隶士兵也开始高呼:“诺顿!诺顿!……”

……

老头很聪明,他没逃回捕奴团营地,而是绕过了营地朝着小城镇的方向跑去,他相信只要到了小城镇自己就象鱼儿进了大海,那个可怕的年轻人就再也找不到自己了。

老头已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眼看小城镇就在眼前,老头停下了脚步,长吁了一口气,总算逃出来了。然后回头一看,顿时魂飞魄散。

身后不远处跟着的正是那个可怕的年轻人,身上血迹未干,还在往下滴血。一脸的笑意,见自己停下还笑着说:“跑啊,继续跑啊,我倒要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老头只觉得两腿发软,再也挪不动一步了,甚至两股间还有种控制不住想尿尿的冲动……

老头跪倒在洛里斯特的面前:“我,我投降……”

“呃,老头,你以为我们是小孩子在玩扮家家酒吗?你说投降就投降,有这么便宜的事吗?”洛里斯特觉得很好笑。

“我,我年纪大了,早就不想干这个了。只是被逼无奈才和他们在一起。而且,而且我可没杀你们一个人,也就是第一次围攻你们营地的时候在一个胖子身上割了几剑,都是皮肉之伤,没什么大碍……”老头跪在地上喃喃的为自己辩解。

哦,原来史胖子是对上这个老头才受了伤。

“那我是不是要感谢你手上留情了?”洛里斯特笑道。

“不敢,不敢…..”老头连忙摇头。

马蹄声传来,抬头一看,却是多勒斯骑着马还带了一匹马赶了过来,那匹马上还带着五捆的投枪。

“大人,我来迟了。”多勒斯觉得很抱歉。

“呵呵,没事,我也没想到这些捕奴团的人这么不经杀,简直是土鸡瓦狗。”洛里斯特笑道,看着跪在地上的老头说:“老头,再怎么说你也应该有黄金三星剑士的尊严,你是不是该拔剑而起,和我堂堂正正的来一番拼死搏杀,那样即使身死也比较光彩,你说是不是?”

老头拼命摇头:“那是送死,我可不干,只求大人饶了我这条贱命。”

好吧,这老头也是个惫懒的货色,洛里斯特抽出一根投枪,随手一掷,投枪擦着老头的衣服入地一尺余深。老头猛一哆嗦,裤子顿时湿了,竟是被吓出尿来。

“日,老头,你竟然吓尿了,真丢黄金剑士的脸。”洛里斯特骂道。

旁边多勒斯也乐了。

“我,我本来就胆小,大人神威,一吓就把我给吓尿了。”老头的脸色也很红,吓尿了确实很丢脸。

“好吧,饶你一命不难,可你用什么换你这条老命?”洛里斯特问。

“我,我,我把所有积蓄送给大人,有一千多金福德。”老头纠结了半天,报出了价码。

洛里斯特摇头:“不够,你可是个黄金三星的剑士啊,我又不差钱,就这点钱我宁愿提着你的人头在人前炫耀。”

“我把我的高阶斗气秘籍献给大人。”老头加了码。

“呵呵,杀了你我自然会得到这些的。”洛里斯特笑着,又抽出一根投枪。

“这些东西可没在我身边。”老头嘴硬。

“放心,会有人认识你的头颅的,到时我会让人带我去你家,挖地三尺也会找到这些东西的。”洛里斯特安慰老头。

老头绝望了,想了下叫道:“我,我还有个孙女,长的很漂亮,才十八岁,还是处子,我,我让她去侍奉大人。”

“日,老头,你太无耻了吧,为了活命连自己的孙女都可以送人,简直是身为长辈的耻辱!”洛里斯特怒了。

“那不一样,我活着我孙女才会过的好,别人看我的面子不会对她怎样。我要死了我孙女就没有依靠了,说不定将来会很惨。所以我得活着才能照顾她。”老头突然理直气壮起来。

“哟呼,你还有理了啊。不过这还是不够,杀了你让人带去你家,你那孙女自然也逃不出我的手心。”洛里斯特说。

“大人,求求你了,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老头哭了。

“多勒斯,你说呢?”洛里斯特对多勒斯比划了几个手势,多勒斯明白了。

“大人,这老头也怪可怜的,前几天他的确没怎么出手,也没杀过我们的人,要不就放他一条生路吧。”多勒斯开始扮红脸。

“不行,敢和我们诺顿家族做对的,有杀错,无放过。”洛里斯特杀气冲天。

“那这样行不行,大人,就让这老头卖身为奴吧,给大人当奴仆十年,做的好大人可以再放他自由。”多勒斯出了个主意。

“这老头能愿意?”洛里斯特有点意动,随即又摇了摇头:“还是杀了干净,免得放心不下。”

老头在一旁连忙磕头:“我愿意我愿意,大人我愿意为您效劳,保证忠心耿耿绝无怨言。”

“好吧,那就先饶他一命。多勒斯你去把他绑上,呆会回营地先签好奴契,再去他家把金币,秘籍,还有他的家人都带来,别忘了他那个漂亮的孙女。”洛里斯特说。

“是,大人。”

……

攀枝花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电话预约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武汉那个医院可以治白癜风
清远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