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雨墨】千愁如丝牵(传奇小说)

2019-09-14 08:36: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池塘开满荷花时,枳柩又开始了一年的路途,从初夏到寒冬,三个季节不停的行走在路上,待春风融化了冰雪,他便会回到这个小镇,在这里过满整个春天。 池塘开满荷花时,枳柩又开始了一年的路途,从初夏到寒冬,三个季节不停地行走在路上,待春风融化了冰雪,他便会回到这个小镇,在这里过满整个春天。
他是一个傀儡师,操控木偶演戏为生,他演的总是同样一个故事,一个木偶师和他的木偶的故事。
今日到了旅途开始后的第一个小镇,恰是七夕,灯笼红透了整条长街,枳柩在街的最后面,搭起了一个小台子,点起两只漂亮的灯笼后,便拿出木偶开始表演。
枳柩僵硬而冰冷的脸在看到木偶的那一刻才有一丝表情,那木偶很漂亮,衣衫如霞,眉目生动,竟有七分像个真人。或许是这木偶太过好看,也许是因为这表演太过生动,引得过往的行人纷纷驻足,入神的看着那悲伤的故事……
子夜时分,天上又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有身影鬼鬼祟祟的溜进了厨房。
阿梧点起蜡烛,将每一个角落都仔细的翻找了,却是连一点吃的都没有,认命的将最后一扇柜子的门关上,正准备离开,一转身差点吓得跌倒在地。
“枳柩,你想要吓死我啊?”阿梧压制住声音,止不住的埋怨,若是平常,枳柩早被教训的不知所以了。
好看的眉头轻轻皱起,他也不说话,只是像变戏法似得,从身后拿出一盘点心来。
阿梧顿时谄笑起来,“阿柩,你真是太好了。”
沉思院里,阿梧大口大口的吃着点心,枳柩在一旁漠然的摇头,他怎么会做出这样一个爱吃的木偶呢。
阿梧是枳柩用千年的梧桐木制作出来的木偶,然后以肉成心,以血成命,他用自己的血和肉制作出来一个木偶。
不仅仅是一个木偶,阿梧会说话,会笑,还特别能吃。
每日晚上,阿梧都会偷偷的跑进厨房找东西吃,做饭的师父每日都发现有些食物总是莫名的消失,直到某一日夜里阿梧被人发现,偷溜进厨房,挨了掌门好一顿骂。
从此,枳柩便会日日备下食物,到了晚上给她送去。
一盘点心很快就见了底,满意的摸摸肚子,阿梧抬起头来,又看见枳柩看着她发呆,那目光迷离,却饱含深情,透过她,像是在看另一个人,阿梧暗自叹息,她知道,他又想起了另外一个人。
一个和她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子,不,准确的来说,阿梧是她的替代品,在枳柩心里的替代品。
枳柩是昆仑山掌门的嫡传弟子,因着天资聪颖,又勤奋好学,很快就成了同门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深得掌门师父的喜爱,更是内定的下一任掌门人选。
百年前,天帝 成年之礼在瑶池设宴,所有名门仙家都在邀请之列,枳柩也随着掌门师父一起去赴宴。
瑶池上,倾雪以一支飞天舞答谢众人的到来,她本就容颜玉洁,气质飘渺,这一身白衣似雪,更添的她身姿空灵,若梦如幻。
站在人群里的枳柩,呆呆的看着那美妙的舞姿,久久回不过神来,直到师父伸出手来在他脑门一弹,他才幡然醒悟,众人早已散去,师父也早已叹气走远了。
他连忙跟上,却在百花园里遇见了倾雪,她神色焦急,东看西瞧,似是在找什么东西。
一瞥眼,便看见不远处的花枝上飘着一张手绢,她要找的应该就是这个了。
拿着东西走上前去,他的心突然紧张了起来,手绢死死的捏在手里,怎么也说不出话来,倒是倾雪拿过自己遗失了的东西,笑着说了声谢谢。
自天界回来,枳柩便时常站在昆仑山顶吹着笛子,找了他许久的师父悄然立于他身侧,告诫一般的劝他,“凤凰与麻雀有云泥之别,你本是有慧根之人,不该执着于此。”
一语惊醒梦中人,枳柩有些羞愧的收回了那遥远的目光,她是天界的公主,他不过是一个才开始修仙的道人,若没有师父带他去宴会,他连进南天门的资格都没有。
枳柩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三天,用昆仑山温泉旁四季常青的千年梧桐木制作出了一个木偶,枳柩擅长的武器不是昆仑一派惯用的剑,而是一支白色的月华玉笛。
相传那是昆仑山的开山祖师传下来的。
昆仑山的弟子都知道,枳柩师兄不只法术了得,更是吹的一手好笛子,不过却没人知道,他其实也喜欢奇门异术,这制作木偶的技艺便是从藏经阁里无意之间学到的。
昆仑山乃天下正派之首,这木偶之术本是禁术,不许门中弟子修炼。
因此当枳柩拿着木偶找到正在修炼的掌门时,掌门差点气的经脉错乱。
最后还是成全了他,谁让所有人都对他寄予了厚望呢,看着像极了倾雪的木偶,掌门字字语重心长的告诫他,以后万事皆以昆仑为重。
枳柩给她取名叫阿梧,她的出现让一向安静的昆仑山,每日都充满了笑声。
一向只收男弟子的昆仑山在某一日突然多了一个女弟子,那女子轻纱遮面,只剩额头与双眼露在外面,同门弟子对阿梧充满了好奇,问及来历,阿梧总是笑而不语。
却会跑回来跟枳柩闲聊,“阿柩,师兄弟们都问我是哪里来的,你说我要不要告诉他们其实我只是个木头啊?”
沉思院里,阿梧坐在石凳上,一手撑着脑袋,笑盈盈的望着不远处练剑的男子,打趣的说道。
枳柩猛的停下手中的剑,四处看了看,厉声呵斥阿梧:“跟你说了多次,不许提及自己的身份。”这是阿梧第一次见枳柩发火,她突然就被吓到了,低下头,也不敢再说话。
他向着这边走来,叹着气:“师父又交代了任务,快去收拾东西。”
听到又可以下山,阿梧沮丧的心情瞬间好了起来,笑盈盈的跑去收拾东西。
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清香留齿间,雪白的杯底映出他无奈而宠溺的模样,也只有她,才让他如此伤神啊!
阿梧虽与倾雪一样的容貌,性子却是恰恰相反,倾雪像是天上的白云飘渺虚幻,安静文雅,而阿梧却像个邻家小妹,活泼开朗,平易近人。
虽然知道她们不是同一个人,可是有时候难免会把阿梧错认为倾雪。
一路上,是不同于昆仑山的洁白巍峨,湖泊小溪,丛林平原,阿梧一边走一边惊叹,怎么也看不够。
他们是去蓬莱拿药的,时间紧迫,去时腾云,不过两日的功夫,回来的路上,看见美丽的地方,枳柩就会停下来,让阿梧去玩,那穿越在花间的灵动身影,不由自主的便会让枳柩想起瑶池上的身影。
枳柩为了提升自己,日日忙着修炼,这样下去,非走火入魔不可,为了让他减小压力,一旦有任务,掌门总是让枳柩去办。
每每出门,枳柩总是要带上阿梧的,只因为阿梧说觉得无聊,想出去玩玩。阿梧是不被允许下山的,当昆仑山都玩遍的时候,阿梧想下山的心思也越来越强烈。
掌门自是不同意的,毕竟是去做正事,更重要的是阿梧的存在,本来就是个错误,又如何能让天下人都知道。
枳柩第一次下山时,阿梧偷偷的跟着他去了,当他发现时,早已出了昆仑的地界。
本以为回来后,会被掌门惩罚,谁知,掌门只是背对着他们,轻轻挥了挥手,“记住面纱万不可摘下。”
从那以后,阿梧总是跟着枳柩下山办事,也只有在下山之后,枳柩的笑容才会多一点。
原本以为幸福可以就这样永远下去,却因为倾雪的出现,一切似乎都乱了。
回来的路上,枳柩和阿梧在离昆仑山不远的地方听见打斗的声音,赶过去时,便看见了昏迷不醒的倾雪。那一刻他的脸上是阿梧从未见过的着急和在乎。
他日日守在倾雪的身边,衣不解带的照顾她。
小师弟来时,被阿梧拦在了门外。无论如何,他交代的事她从来不曾有半分懈怠,“跟你们说了,那姑娘需要静养,不宜外人打扰,你们怎么就是不听呢!”
说着,阿梧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耐烦。方祺愣了愣,摇了摇头,紧张的说:“不是的,小师姐,我是来看看你要不要帮忙。”
说完,方祺偷偷的看了看阿梧,见她闪过一丝的错愕,随即她又开口,“你来帮我守着吧。”
她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似是不放心,踏出门槛的那一刻,她又转身叮嘱方祺,“可仔细点,阿柩随时可能叫人的。”
倾雪一点点的康复了起来,枳柩日日的呵护,让两人的关系早已非同一般。清冷的昆仑山上,响起了乐曲的声音,那是阿梧第一次听见枳柩吹笛子,悠扬的声音让她的心里生出了苦涩,以前,她央求过多次,让枳柩吹给她听,可他总说等以后有机会。
他们都说,枳柩的笛子是这昆仑山的一绝,如今总算是听到了。
阿梧站在院子里,头上是满月,耳边是经久不散的笛声,突然就觉得,其实枳柩的技艺也不过如此。
那日,她又做了莲子羹给枳柩送去,也带了一份给倾雪,阿梧不仅喜欢吃,也喜欢做,这莲子羹是她在山下跟一阿婆学的,第一次便喜欢上了这个味道,跟在阿婆身边求了许久,阿婆才答应教她。
谁知这一次枳柩一端起碗,就开始了责骂:“怎么这么烫啊!”
本来要放回桌子上的碗,一不留神就掉在了地上,莲子洒了一地。
这不是第一次给他做莲子羹,却是第一次得到这样的待遇。
在场的三人都愣在了原地,倾雪第一个打破沉寂,“我不喜欢莲子羹,洒了也无事,只是可惜了这位姑娘的心意了。”
阿梧捡碎渣的手一顿,一不小心就伤了手,也不知枳柩看没看见,当阿梧离开时,他只说:“以后别做莲子羹了,我也不爱喝的。”
喝了那么多年的莲子羹,突然就不喜欢了,正如他喜欢她一般,当真迹来了以后,谁还会在乎那些假冒的仿品。
她装的很淡定,所以没人知道面纱下她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唇,回到房间后偷偷的难过了一夜。
镜子里照出她憔悴不堪的神色和那张与松鹤院里的那人一模一样的容颜时,阿梧似乎没有任何感觉。
掌门交代了枳柩好好照顾倾雪,下山办差的任务就交给了方祺去做。方祺虽是年轻轻轻,做起事来不声不响的,总是最妥当的。
阿梧不再去松鹤院,每天就待在自己的院子里,方祺知道她喜欢下山,每每都来叫她跟着一起去,阿梧总是摇头拒绝,她不过是借着下山的由头,想呆在枳柩身边罢了。
她不去,方祺没办法,只好将一些吃的玩的从山下带来给她,渐渐的,阿梧的心情一点点的好了起来,与方祺的关系也越来越好。
倾雪的拜访让阿梧有些意外,给她泡上一杯昆仑山雪水的茶,这是待客的最基本的礼貌。
院子里的一草一木皆是四季常青的花木,倾雪目不转睛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最后赞叹了一声,真漂亮。
这些花木都是阿梧跟着枳柩下山时,两人一起带回来种下的,用温泉水费尽了心思才养活了这些。
而那池子里枯枝残垣的荷叶,莲子正是前段时间拿来给枳柩做了莲子羹。阿梧不由得想起了以前,倾雪的一句话让她猛然让她回了神,“你老是这样蒙着面,倒让我好奇是怎么样的国色天香。”
那日阿梧离开后,枳柩就总是心不在焉,双眼无神,倾雪在一旁叫了他许久都没有回应,她突然明白,应该是为了那个女子。
倾雪记得枳柩,瑶池会上的哪一瞥,时间虽久,可是枳柩那紧张的不知所措的模样,倾雪一看就明白,他是喜欢自己的,这些日子的相处,她就更清楚了,只是阿梧在他心里的分量也是不轻。
她不喜欢枳柩,对于枳柩,是很好很好的朋友,枳柩是在乎阿梧的,只是他自己还不明白。
好奇她们之间是怎么样的关系,提及这个话题枳柩总是避而不谈,于是她不请自来,到了沉思院。
她浅笑着,一脸好奇的模样,让阿梧不知该如何拒绝。
左右为难时,枳柩来了,阿梧顿时松了一口气。
“你的伤还没好,乱跑什么,你需要好好休息。”枳柩看了阿梧一眼,转头看向倾雪,那关切的表情,让人无法漠视的关心的语气,都让阿梧很难过。
说了一句有事,她便走出了院子,倾雪看着枳柩的神情了然一笑,两人各怀心思。
才出院子,便遇见迎面走来的方祺。
“小师姐,你要去哪里?”
还未走近,声音就先到了。
阿梧一把拉住笑嘻嘻走过来的方祺,“小师弟,跟我一起去玩吧!”方祺受宠若惊,几乎半走半拉的被阿梧给带走了。
众位师兄待阿梧是很好的,日日送来吃的玩的,昨日是桃花糕,今日是杏仁酥,明日又会是民间好玩的小玩意,枳柩日日忙着修炼,也没有时间理会阿梧,阿梧跟在他身后跟厌倦了时,便自己去找其他的师兄弟玩。
有阿梧在的地方人总是最多的,笑声也是最多的,自阿梧出现的第一天开始,这昆仑山上的气氛不知活跃了多少,似乎连这山上的万年积雪都融化了几分。
直到到了山脚,方祺才回过神来,却憋红了脸不敢说话。
就在踏出昆仑山的那一刻,方祺一把拉住即将走出昆仑山的阿梧,好半天说出话来,“师姐,私自下山是会被惩罚的。”
阿梧冷笑,“不让掌门知道不就好了。”
方祺:“……”
终究是没扭过阿梧,方祺还是陪着她去了集镇。
将脸上的面纱丢掉,阿梧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自由的感觉真好。
一睁开眼,就看见方祺睁大了眼睛,这是他第一次看见阿梧的模样,不由得看呆了,一直都知道自家师姐一定是个美女,竟不想如此好看。
掌门让阿梧戴上面纱,不管在何处都不要摘下,可如今,她就是要摘下它,任性一次。反正也没人管。

共 822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命运是主宰众生的轮盘,而爱是可以超越一切的力量。男主枳柩是一个傀儡师,以操控木偶演戏为生。而他演的总是同样一个故事,一个木偶师和他的木偶的故事。那木偶栩栩如生,宛若真人。不知是因为这木偶太过精致,还是这表演太过生动,总能引得过往的行人纷纷驻足,入神的看着那悲伤的故事。阿梧是枳柩用千年的梧桐木制作而成的,再以肉成心,以血成命,他用自己的血和肉让她诞生于世。这个与她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子”,便是枳柩心里最完美的替代品。枳柩本是昆仑山掌门的嫡传弟子,百年前天帝 倾雪成年之礼在瑶池设宴,他随师父同去,从此对倾雪念念不忘。神与仙,注定无缘。这木偶之术本是禁术,可掌门还是成全了枳柩,默许他造出了阿梧。阿梧以为她会这样一直无忧无虑的陪伴在枳柩身边,可当枳柩救下了昏迷的倾雪,阿梧的梦破碎了。一个巨大的阴谋将他们笼罩,然而为了倾雪,他已经失去理智,不愿意相信她。真相终于揭开,魔族二皇子也是为了能够做替身的木偶而来。虽然在千钧一发之际掌门感到,化解了昆仑的危机。然而,枳柩因偷学禁术,觊觎天界公主而被罚以灭魂之刑。行刑那日,阿梧没来。当枳柩醒来时,一切如旧,只是阿梧再也不会回来。她用她的千年梧桐身,将奄奄一息的枳柩救活,从此世上再没有阿梧。枳柩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他又做了一个木偶,还是阿梧的模样,却不再活泼乱跳,唤他一声阿柩。他也演起了戏,就这样带她走遍天涯海角。一篇凄美动人的传奇小说,构思精巧,思路清晰,内容新奇,语言细腻生动,将人物刻画的入木三分,文风飘然绝俗,潇洒出尘,情感真挚深切,具有感动人心的力量。问好作者!拜读欣赏!佳作推荐品读!感谢您赐稿江山文学——雨墨梦乡,期待您更多精彩!【编辑:寒璃瑟音】
1 楼 文友: 2016-05- 1 18:50:49 拜读小说佳作!雨墨因您而精彩! 多愁善感,好弾秦筝,时刻都在穿越的“久”千岁。
2 楼 文友: 2016-06-04 14:18:16 在墨香的世界书写云淡风轻,在文字的海洋过尽千帆,婉约的文字激起浪花朵朵。作者内心细腻将丰富的情感融入在文字之中。寒冰拜读老师佳作,遥祝写作愉快。 你若不离不弃,我定生死相依,寒冰若水天涯梦,伴你万世渡轮回。小儿口舌生疮
如何改善晚上尿多
儿童小便黄
便利妥哪种纸尿裤实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