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血极八荒第一百七十八章苏醒

2020-01-23 04:30: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血极八荒 第一百七十八章 苏醒

在江绝彻底将丹田中的迷你死神镰刀融入至阴圆盘时,他眉心的漆黑符文突然乌光大放,一圈死神之光从江绝的身体中散发而出,宛如死神降临,神威浩荡,镇压诸天,

茅草屋中的孙向天四人,脸色瞬间一变,面对着浩荡的神威,四人心中竟然产生了一种臣服之意,

身为强者,四人有自己的强者尊严,除非是天神临世,否则,仅仅一个神的传承者,不足以让他们心甘情愿的跪伏,

四人拼命反抗,但无奈,死神之光所携带的威压实在太强大了,“轰”在强大的神威之下,茅草屋的坍塌了,

“噗通”终于,四人当中修为最低的风颠,抵挡不住庞大的威压,跪在了地上,

有了第一个,自然就会有第二个,仅仅过了一分钟,天角血皇也在神威的压迫下,跪在了地上,但是,天角血皇并不甘心,他还试图反抗,在挣扎了几次无果之后,他最终选择了放弃,

外界,孙向天和独孤血皇还在拼命抵抗着神威,而身处死神空间的江绝却并不知情,

此时,继承完死神传承的江绝缓缓睁开双眸,他的身体因为死神传承的原因,发生了一丝变化,仔细看去,他的瞳孔变得愈发深邃,宛如宇宙中的黑洞,好像能吞噬别人的心神,

江绝浑身的气质也变得有些冷傲,这并不是装出來的,而是來自灵魂,因为从本质上,江绝已经变成了上位者,

漂浮在江绝丹田内丹之下至阴圆盘,也有了一丝死神的特性,变得杀气腾腾,宛若一件绝世凶兵,

江绝睁开双眸,望向屹立在半空中的死神塔纳托斯,依旧只能看见一道模糊的身影,连五官都不清晰,

江绝催动丹田内的至阴圆盘,他的双眼陡然涌上一丝死神之力,在他的眼中,死神塔纳托斯的身影变得越來越凝实,五官渐渐变得清晰,终于,他看清了死神的样貌,

塔纳托斯虽然身为死神,但其长相却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凶神恶煞、三头六臂,相反,他的样貌十分清秀,

苍白的皮肤,精致的五官,构成了一张颜值爆表的绝美容颜,加之一副并不魁梧的身材,使塔纳托斯看起來就像是一个书生,

他拥有着一头银色的长发,随意散落,显得有些不羁,其眉心处有着一个和江绝一模一样的黑色符文,闪烁着淡淡的乌光,塔纳托斯的双眸无比深邃,宛如黑洞,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很难相像,令人闻风丧胆的死神竟然是这幅模样,放在八荒大陆,足以让万千少女为之疯狂,

就在江绝震惊死神那张美到窒息的绝美容颜时,他突然看到死神塔纳托斯竟然对他微微勾起了嘴角,语气依旧带着一丝傲然,说道: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塔纳托斯在尘世的代言人,我希望你不要堕了吾的威名,”

江绝胸膛一挺,坚定地说道道:“作为神的传承者,我将誓死维护神的尊严,”

死神塔纳托斯嘴角溢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不要辜负吾对你的期望,”

一挥手,强大的死神威势从塔纳托斯的中迸发而出,“咔嚓”宛如玻璃破碎,死神空间陡然崩碎,化为一片片空间碎片,江绝的灵魂被送回了本体,

当灵魂与本体重合,江绝浑身的气势进一步提升,宛如一道无形气柱,拔地而起,以江绝为中心,方圆十米的地面,因为承受不住这庞大的威压,生生压低半米,

“噗通”终于,孙向天和天角血皇承受不住威压,跪倒在地上,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江绝的修为又一次开始提升,

仅仅几分钟的时间,江绝就达到了上位血王巅峰,已经触碰到了下位血君的境界壁垒,

这一下,孙向天的脸色彻底变了,他急忙冲着江绝大喊道:“江绝,千万不要突破,”

一天之内,从下位血王突破到下位血君,对于江绝來说,可能痛快一时,但绝对会后悔一世,

修炼一途绝不可能一蹉而就,以江绝的积累,如果他强行突破到下位血君,绝对会伤其根基,从此止步与下位血君,终生无法精进,

不用孙向天提醒,江绝也知道该怎么做,

他强行压制自己体内汹涌的灵力,狠狠压缩,使其不冲击血君期的境界壁垒,

在他的压制下,汹涌的灵力无处宣泄,在其体内四处乱窜,江绝的身体已经变得浮肿,脸涨得通红,他的肚子早已隆起,就像怀了一个七八个月大的孩子一样,

冷汗不断的从江绝的额头滑落,此时的他就像刚从水池中捞出來一样,从江绝狰狞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有多么痛苦,

孙向天紧张地看着江绝,双拳紧握,心中默念道:“一定要坚持住,千万不能突破啊,”

终于,在江绝玩命般的压制下,他身体内澎湃的灵力慢慢开始平静下來,缓慢的从身体各处流回丹田,江绝的修为稳定在了上位血王巅峰,不再增长,

“呼~”江绝吐出一口浊气,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來,他解除修炼手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爷爷,你们跪在地上做什么,”睁开眼的江绝,一眼就看到了孙向天四人面朝着自己,全部双膝跪地,这可把江绝吓到了,

经过江绝的提醒,孙向天四人才发现自己还跪在地上,不由老脸一红,迅速站起身,掩饰道:“额,这个……有些事情,小孩子就不用知道了,”

江绝疑惑地盯着四人,总觉得他们在刻意隐瞒着什么,

“对了爷爷,这里是哪儿啊,我记得自己好像被一名不死殿的黑衣血君所重伤,昏迷了过去,等我醒过來时,就发现自己的修为在疯狂地突破,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江绝望着周围陌生的环境,询问道,

“岂止是重伤昏迷,你当时直接挂掉了,要不是你拥有李代桃僵和无极青玉这两种至宝,现在已经到冥界去报道了,”天角血皇说道,

孙向天说道:“当时,随着你的神之本源被‘摄生珠’强行拉出,你体内的本命精华也随之流逝,虽然李代桃僵和无极青玉保住了你的性命,但却始终无法苏醒,”

“于是,我们带你來找大陆炼丹第一人‘药君’,如果不是药君出手相救,你现在还在是一个活死人呢,你还不赶快谢谢你的救命恩人,“

说着,孙向天向着江绝努了努嘴,示意他赶快道谢,

江绝立刻会意,从木桶中站起身,朝着风颠做了一个辑,恭敬地说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风颠摆了摆手,毫不在意的说道:“疯老头我只是出了点力罢了,你真正要感谢的是你爷爷,以及独孤血皇和天角血皇,他们为你可是差点将命给搭进去,”

“尤其是你爷爷,修为直接从上位血皇掉到了中位血君,此生都有可能无法恢复,”

闻言,江绝不相信的望向孙向天三人,这才发现,独孤血皇的脸上多了一条骇人的伤疤,天角血皇的左手消失不见,而孙向天浑身的气息则表明着,他此时只是一名中位血君,

“我昏迷了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江绝双眼呆滞,喃喃自语道,

风颠不顾孙向天的阻拦,将这一个月來发生的所有事全部都告诉了江绝,

江绝才知道,孙向天三人为了救他,究竟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闯兽域、战血帝,拼杀上万荒兽,直面万兽帝尊,稍有不慎,就将万劫不复,为了他,孙向天三人可以说是将命都豁出去了,

听完风颠的讲述,江绝直接跪倒在了三人的面前,郑重地磕了九个响头,额头因为用力过猛,变得血肉模糊,

江绝眼中噙着泪水,声音沙哑的说道:“爷爷和两位前辈的救命之恩,江绝无以为报,只有用命去抵,如果有机会能让爷爷和两位前辈恢复,江绝愿意拿命去搏,九死无悔,”

孙向天赶忙伸出手,要拉江绝起來,却被风颠拦了下來,他要看看,孙向天三人拼了命就醒江绝,到底值不值得,

风颠眉毛一挑,对着江绝说道:“现在有一个机会,不仅能够让你爷爷和独孤血皇、天角血皇恢复,甚至还能让他们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只不过九死一生,就看你愿不愿意去做,而且这件事情,只能由你去做,”

江绝沒有丝毫犹豫,直接喊道:“别说是九死一生,就是十死无生我也去,”

孙向天三人全都疑惑的看着风颠,虽说江绝突破到了上位血王,但是凭借他们血皇期的实力都做不到的事情,江绝这点实力能干些什么,

可是,风颠接下來的话让他们脸色骤变,

“在八荒大陆内有着一处奇异的空间,名叫魔界,其内拥有一种神奇的水晶,它有着无比奇异的功效,如果你能得到魔界中的天魔水晶,别说是让你爷爷恢复,就是因此突破到血帝期都不是沒有可能,”

风颠刚刚说完,不等江绝说话,孙向天便怒斥道:“让江绝去魔界取天魔水晶,你疯了是吧,”

东营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准格尔旗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东莞那家医院治牛皮藓效果好
烟台有哪几家白癫风医院
潍坊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