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逍遥军医 第1350章 犹豫

2019-09-13 19:47: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军医 第1350章 犹豫

忍无可忍的巴克先抱着女儿逛商场,没有豪迈的买买买,就顺着童装店把喀秋莎从头到脚都换了一身,带荷叶边的浅咖啡色t恤短裙,搭配黑色超短裤,过膝长袜跟金色高帮运动鞋,加上几件几十块钱的装饰项链手环,立刻变身时髦小美女,本来他还想顺着娜塔莎的风格把女儿带进美发厅做个发型的,周晓莉无奈的叫住了:“三岁的孩子,哪有这么复杂,那边……去买个剪刀和梳子,我来弄。”还讽刺:“真的,我发现你太擅长打扮姑娘了,当初骗我头发染个色,简直就是大材小用!”

巴克得意!

于是一家四口转移到了动物园,初夏的天气,阳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不炎热,就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周晓莉开始给喀秋莎剪头发,巴克用蓝莓蛋糕诱惑女儿尽量保持安静,可巴小三要好奇的在旁边走来走去,总之巴克就挺忙,最后干脆用冰淇淋在自己额头画了个月亮吸引儿女,周晓莉脸上就一直带着笑:“小时候妈妈就经常这样给我打理头发,你妈说是喀秋莎太漂亮了,免得招人,才故意这么灰头土脑的,不过老人家的审美观确实不一样。”

不少过路的游客都注意到这美满的一家,特别是一脸表情多多,无可奈何叹气的喀秋莎,对她那白皙的面孔、灰蓝色的眼眸特别惊艳,然后都会下意识的看一眼周晓莉,谁叫巴克和周晓莉看起来都比较黑呢?

这混血模样的小妹妹,怎么都不像是这两口子生出来的吧。

这种情况等到周晓莉给喀秋莎打理完成,原本扎了两个毛乎乎羊角辫的乡土小妞又变成了人见人爱的明艳小萝莉以后,走在路上各种动物笼子跟圈舍边时候更加强烈

,不少人都走过了,还刻意倒回来两步打量一家四口的不和谐。

巴克把儿子骑在脖子上,手里牵着女儿,周晓莉说这比她和母亲带孩子出来玩轻松多了,所有的东西都背在巴克的背包里,所以周晓莉还能牵着喀秋莎另一边的手,她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我居然会这样平静的牵着你前妻的孩子……还很享受这样别人羡慕的目光。”

孩子在动物园总是比较兴奋的,早上还比较隔阂的父子情得到极大缓解,巴小三都能抱着巴克的头使劲抓挠,不成语调的对各种动物欢喜叫喊,周晓莉得踮着脚阻止儿子扣巴克眼球的行为,接着就听见巴克的响起来,是牟晨菲的:“你回家了?”

得到巴克确切的答案,大小姐就决定提前结束在平京的工作,和向婉尽快返回。

看巴克挂上,周晓莉有感触:“听见是她们的,我反而松了一口气,生怕是你那些舞枪弄棒的人叫你又要去做事。”

巴克腾出手揽住孩子妈的肩膀,请过路的人帮忙拍合影:“我一定会让你一辈子都觉得幸福!”

周晓莉尽量语气平和不带讽刺:“我就等着看了。”可过了一会儿又主动:“你晚上去方灵颖家的话,买点礼物可能合适些,她爸妈都是文化人,花点心思买高雅的。”

巴克估计是对见老丈人已经习以为常,漫不经心:“哎呀,随便买束花就行了。”

周晓莉严肃的批评:“这是个态度问题,你这种局面是很让人诟病的,你得让人家放心把女儿交给你。”

巴克不以为然:“喀秋莎要是找个这种王八蛋,买个金山来,我也准保把他腿打折!”

周晓莉终于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说得好!王八蛋!”

喀秋莎就仰着头茫然的看俩大人说笑,结果巴小三就学会这句了,直到回家一开门就来了句含含糊糊的王八蛋!

把主动过来开门的周山夫又惊又喜:“哪里学来的!”然后对巴克挤眉弄眼的做眼色。

巴克就放下儿女跟周山夫到书房去,这会儿周真清就舍不得父亲了,骑在巴克脖子上不撒手,巴克就蹲着走王八步躲过门框带儿子进去,乐得周真清咯咯咯直乐,周山夫有些感慨:“周元海以前从来就不这样对待小莉,完全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

巴克严格要求自己:“我也在试着做一个好父亲,但不是用钱或者别的来堆砌,尽量多陪陪孩子。”

关上门的周山夫犹豫着说主题:“周元海有消息了,在美国。”

巴克好奇:“那怎么办,有关部门要把他引渡抓回来?”

周山夫摇头:“他不是一个人出去的,他们也有一定的人脉关系,加上还带走了不少资金,所以在美国和加拿大做投资,这几年赚了钱,主动联络使领馆,希望能和解,归还财物赃款,毕竟有一定的影响力,在平京找了不少人奔走疏通,加上他们又决定加大投资到国内来,所以有人表态这件事是可行的。”

巴克保持草根的嘲讽口吻:“我怎么听着跟大清国皇城根下那些疏通关系的把戏差不多呢,当初叛国就是叛国,卷款潜逃就是卷款潜逃,难道过了几年,这些东西就可以抹得一干二净了?换个平头老百姓有这样的机会没?跟你这将军有关系没?”

周山夫不介意他的态度:“九十年代前偷渡外逃的多得很,后来也都回到国内投资发展,是统战工作的爱国商人……”想想还第一次解释:“我这军衔不是将军,这是文职一级专业技术章,享受军级待遇,我国是没有文职将军的,所有将军都得是在战斗部队!”

巴克摇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当初无论是什么原因,都是犯罪离开,现在或者是思念亲人,又或者是想回国捞钱,就想回来……嗯,这种事情我是看笑话的,你跟我说也和我没多少关系啊。”

周山夫就是犹豫这个:“我肯定也是痛恨不已的,他的母亲也是因为这个去世的,我又担任这么重要的职位,不能让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所以……我也是不会见他的,但……他终归……”

巴克再次打断:“终归是小莉的父亲?终归是你的儿子?其实从他抛家离子逃出去的那天开始,就不是一个父亲和儿子了,他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会为自己的家人带来什么后果,所以他不配回到这个家庭来,这跟他发财与否无关,其实要是他穷困潦倒,或许我们还可以用别的方式帮他生存,但既然他好吃好喝,那就请尽量站远点,别来打搅我们的生活,包括您现在平静安详的晚年养生,也不想再有什么情绪波动吧?”

周山夫终究还是老了,老年人在叶落归根的时候总想看见家庭团聚或者那份父子之间的感情没被斩得那么干脆,毕竟周元海成长为那样一个人,他的宠溺或者疏忽总是有的,所以对儿子也许有种愧疚,看巴克说完就带着肩头的孙子一起出去,老人家坐在那还是沉思了好久。

小孩经常咳嗽怎么办
治疗小儿呕吐吐奶溢乳的方法
什么是冠心病怎么治
脑梗塞治疗的好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