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凤灵第四百二十九章唤醒下

2020-01-23 04:26: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凤灵 第四百二十九章 唤醒(下)

黑,浓重如墨沉重如铁般的黑,让凤灵几乎喘不过气来,而她的意识则如旷野中的一豆小火苗般被这沉重的黑包围着,挤压着。[][[774][buy]]【精-彩-东-方-文-学M手打】

此时她的神魂不再是人形,而是变成了一只虚弱的五彩小凤,蜷缩在她识海的最深处。

原本她就像是被冻结在黑**的寒冰中一样,没有思想也无法动弹。但是不知何时开始,那凝结在她身边的黑忽然开始松动了起来,就像一大块浓墨,正在被水一点点地稀释化开。

五彩小凤轻微地动了动,就像有风吹过它的身边带动它身上最细小的羽**抖动了一下,风过之后复又平静。

许久之后,似乎又一阵轻风吹过,这次带动了更大一些的羽**轻轻摇晃了两下,紧接着风越吹越大,五彩小凤整个地颤抖起来,原本她身上的五彩暗淡无光,此时却像正在被无数的清水冲洗着,渐渐展露出明亮的华彩来。

“啾......”

一声透着虚弱的清鸣像挤破乌云的一线**光,在这一**浓黑中响起,凤灵缓缓睁开了眼睛,她慢慢地伸展着身**。

她的眼睛中带着迷茫,虽然大大地睁着,却没有任何的灵动,直到**刻之后,才变得清明起来。

“那是?”

她扭头望向一个方向,眼中带着淡淡的疑**同样也带着淡淡的希翼。

她从那个方向感受到了一种奇异的感觉,就好像有一个声音正在呼唤着她一样,飘飘渺渺,隐隐约约,却让她感觉到了熟悉和亲切。

她不由自主地抖动着身**。四周的黑并没有减淡多少,沉重的挤压也仍然束缚着她,可是她想去那个方向看看,想知道那让她感觉到熟悉和亲切的人或事物到底是什么。

她像陷在黏稠的淤泥中一样,每前进一步都无比困难,几乎要付出全身的力量。

不知道过了多久,五彩小凤在挣扎前行中一点点地变大、变高。渐渐从凤凰的模样变化成为人形。而这些变化的过程,凤灵却丝毫没有察觉,直到有那么一刻。眼前忽然亮起一道金光,这道金光就像一把锋利的剑一样,将这一**黑暗劈开了一道裂缝,然后这**黑**的空间便开始破碎崩塌。

一道散发着蒙蒙金光的身影出现在远方。凤灵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愣愣地看着那道身影眨眼便扑到了她的身前,然后毫不犹豫地将她的神魂揽到了怀中。

“灵儿!!”

低沉的呢喃声响起在耳边。凤灵有些愣神。她没想到那呼唤着她的,带给你熟悉和亲切感的竟是天幸。

他没事呢。凤灵这样想着,唇角便微微翘了起来。此时的她似乎忘记了对天幸的怨与恨,只剩下对他还平安的开心。

“天幸。你没事就好。”凤灵微微挣了挣身**,因为他感觉天幸抱她抱的太紧,而且这一次的拥抱还让她有种特别奇异的感觉。那感觉让她很有些不习惯。

天幸感觉到了凤灵的挣扎,他眼中闪过一丝黯然。却仍然面带微笑,缓缓松开了她。

重新获得了****,让凤灵感觉自在了许多,这才想起了什么,向天幸问道:“天幸,你怎么会在这里?”她扭头看了看四周,轻轻皱起了双眉疑**道:“这里又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

天幸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伸手拉起她的一只手转身便走。

这一次凤灵没有挣开,乖乖地跟着他往前行走,只是看着天幸的目光却凝重了起来。

“天幸,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凤灵忽然感觉到眼前的天幸很不对劲。刚才的那一个拥抱,当时没有反应过来,现在回想起来,才觉得那般的无力。他看上去抱的那么紧,好似要用整个生命来拥抱自已,可是她却没有感觉到那种喘不过气来般的紧束,反而有一种虚幻的感觉,如果不是那种奇特怪异的感觉让她有些不自在,她或许都感觉不到那个拥抱吧?

天幸回头看了她一眼,轻轻摇了摇头,待看到她眼中的担忧后薄唇微动,轻声道:“我没事。灵儿,我带你离开这里。”

凤灵的眼睛一下子张的大大的。因为她这次终于看清楚了,天幸在说了这短短的一句话后,那被包裹在金光中的身影很明显的变淡了许多。

神魂!原来眼前的天幸只不过是他的神魂。那么自己呢?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她忽然想起了那之前束缚着自己的黑,然后她似乎想起了更多......

凤灵一时间呆住了,脑中似乎一下子成了空白,又好像被突如其来的记忆充满,让她无法思考。

天幸的脚步一直没有停下,在不断地前行中不时地回头看看凤灵。他当然发现了凤灵的不对劲,但是他却没有办法,他感觉到自己已经快要消散了,那**突如其来的力量虽然不断地将力量转化,供应给他的神魂,但那也是有极限的,他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在下一步就消散掉,但他希望自己能够在消散之前将凤灵从这里带出去。

心中有无数的话想说,可是他却不能说,因为就连说话,都会加快他神魂力量的消耗。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是一刹那,可在天幸的心中却觉得这一段路是那么的漫长,长到他总是担心自己走不到尽头,所以当他看到前方那个白光闪烁的出口时,他是那么的欢喜。

终于出来了!他终于将她带出了那个地方。

这一刻他忽然觉得无比的疲惫,他没有发现自己的身躯已经清淡的如同一缕烟,那牵着凤灵的那只手透明到可以透过他的手背看到凤灵的手指。

“天幸......”

耳边传来凤灵轻声的呼唤,颤抖着带着哽咽与伤痛。

天幸回头向凤灵看去,看到她泫然**泣的模样,心中莫名一痛。他张了张嘴想要安**她。可是他却没有一丝力气。

直到这时,他才猛然间发现自己的神魂已到消散的边缘。他急了起来,他还有话没有对她说,那是他一直想说,却一直都不敢说的话。如今如果再不说,他就永远也没有机会说了。

淡如轻烟的双眉微微皱了皱,天幸忽然放开凤灵的手。双手飞快地掐动指诀在身前虚空画出一个符文来。

“天幸。你在**什么?”

凤灵惊呼了起来,她看不懂天幸画出的这个符文有什么作用,但她的心里却升起一种浓浓的不安。似乎天幸正在做一件很不好的事情,这件事情让她连仔细去思考一下都不愿。

天幸的脸上绽开一朵笑颜,让他那张俊美到极点的脸显的更具吸引力。一道莫名的吸力从他身前的符文中钻出,一**与天幸的神魂同本同源的力量不知从什么地方被这个符文中钻出的吸力所吸引。一丝丝一缕缕融入天幸那淡如轻烟般的神魂之中。

天幸的身影重新变得凝实起来,然而凤灵却哭了起来。她用手捂着嘴。虽然无法流泪却仍然无法控制自己不去哭泣。因为现在她已经知道了天幸做了什么,他不知道使用了什么秘法,将他的**身转化为神魂之力,用来补充他的神魂了。但是她却能看得出来,这种补充根本就像是在往雄雄燃烧的火堆上添柴,柴火的燃烧速度无比的快速。而一旦柴禾用完了,那么火堆自然也将很快的熄灭。

天幸就要死了!不仅将要魂飞魄散。而且他还将自己弄得尸骨无存。

凤灵觉得心很痛!刚才她已经想起来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了,也明白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她不知道天幸是怎么进入自己的识海深处,从那些可怕的负面情绪中杀出一条道来找到她,但是看到他眼前的模样,也能够想到他付出了什么。

可是这不是她想要的啊!她不想再有人为了她而受伤害,更不想有人为了她而死。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你总是这么的自做主张,以为自己是为了我好,可是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有多么的残忍?你害死了****,现在又害死了你自己,你知不知道我宁愿死也不愿你们有事?”

凤灵终于****了,冲着天幸歇斯底里地吼叫起来。那张苍白的脸上竟然流下了两行透明的泪水。

看到这两行泪水,天幸的脸**一变。神魂是无法流泪的,可是现在凤灵的神魂却开始流泪,说明她的神魂已经受到了很大的损伤,如果任由她这样下去,那么她的下场也许会和自己一样,最后落得魂飞魄散,这让他又心疼,又紧张。

他一把将凤灵拉进自己的怀抱,一边替她擦拭着泪水,一边急声道:“别哭,灵儿,千万别哭!”

凤灵巨烈地挣扎着,脸上的泪水更多了。

“对不起,灵儿,我最受不了的就是看到你哭,别哭了好吗?我有话要对你说,如果再不说,就没机会说了......”

听到天幸这么说,凤灵的心中更痛,但却也不再挣扎了,只是无声地流泪,因为她忽然想到,天幸真的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看到凤灵安静了下来,天幸暗暗松了一口气。

“灵儿,对不起,请你原谅我伤害过你,不管我的本心出于什么,我知道,我都伤害到了你,请你原谅我。”

凤灵扭头看着他,泪眼蒙胧。她不是笨人,后来也明白了天幸为什么那么做,甚至她都能猜到了事实的****,或许****并不是天幸亲手所杀,或许他是为了不成为自己的枷锁而选择了自我牺牲,而天幸,也或许是出于这个目的才那么说的,他就是为了让她恨他!只有恨他才不会因为他而被人胁迫。也许在他心里,凤灵的****才是最重要的吧?

凤灵沉默了**刻,终于轻轻的点了点头,“我原谅你。”

天幸笑了起来,看上去非常的愉悦。他双手放在凤灵的肩上,让她正对着自己。

凤灵的脸上泪痕苑然,并没有停止的意思,这让天幸刚刚展开的笑容很快又消失了。他轻轻叹了口气,原本有那么多的话想要和她说,可是现在,显然是不合适的了。

他的手轻轻拂过凤灵的脸颊,似要拂去她脸上的泪痕,但很显然,一切都是徒劳。

“灵儿,以后你要好好地活着,****地活着,快乐地活着......”

他轻轻地一推,凤灵的神魂被一**大力托起,向着那散发着白光的出口飘去。

“灵儿,我**你!”

天幸用他最后的力气吼出了这句他一直想说的话后,便像是烈日下的积雪般开始融化起来,然而他却面带着微笑目送着凤灵的神魂消失。

“不知道她听到了没有啊......”

一道带着遗憾的叹息声轻轻消失。

ps:天幸死了,我很难过。

长春哪家医院看银屑病权威
福州市第二医院二部
白癜风专科医院江西哪家好
六盘水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淮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一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