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霸战三界第一百五十二章偷窃续

2020-01-24 15:05: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霸战三界 第一百五十二章 偷窃,续

肩膀传来一股力量,使劲把身体往下压,有着很不舒服的感受,但并不痛,似一种比疼痛好许多的感觉,却是比真正的痛苦还要痛苦。

仅是瞬间,李裕宸便觉得眼中的世界变得昏暗。

“死!”黑衣男子的声音很小,却很厉,更是森冷,似来自死亡国度的宣判。

一个饱含深意却是简单的字,李裕宸听得很清楚,却是无法做些什么,甚至连最基本的叫喊都被扔到角落里,无法拾起,只有站在眼前的黑色占据更多的视野。

眼前的黑衣男子,带着极浅的笑,在他眼中,无比狰狞。

“要死了?”他忽然想到,却又有着强烈的不甘由心底升起,渐渐变幻。

黑色中,一缕微弱的金芒浮现,若是一轮炫日,急速在天空升腾,照得黑暗不再黑。

“住手!”林嫣大喊,严白亦是大喊。

看热闹的人群,没有人出声制止,苦儿亦是没有大喊,可她却有实际的行动,眼眸瞬间泛红,用比黑衣男子更迅猛的速度,像是一个闪身,消失的瞬间,便是出现在其身后。

察觉到身后微弱的波动,黑衣男子心中凛然,强烈的危机感突现,不得不放弃灵力的持续灌注,放开了李裕宸,急速侧向前冲。

苦儿出手,落在李裕宸身上,将正要倒下的他扶住。

“哥哥,没事吧?”她的声音很是急切。

李裕宸没有及时回答,因为没有听到苦儿的问话,也没有感觉到有任何声音,他眼中的世界,只剩下黑暗之中渐渐浓郁的光明。

黑暗不黑,光明渐明。

然后,痛。

“啊!”

痛苦的嚎叫,来得稍微迟了一些,却还是从李裕宸的口中传出,阵阵音波震荡空气,震荡人心。

“哥哥!”苦儿轻喊,说不出的痛楚显于眼眸中,变得通红。

林嫣在迟疑之后,快速跑上前,代替正处于愤怒的苦儿,将李裕宸扶着,使他能够勉强站立,不倒在地上。

然后,眼眸随李裕宸的痛苦而痛苦,不觉望向一旁,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苦儿便是动了。

苦儿快速绕到李裕宸身后,小手向前一伸,一截金色便是浮现手中,猛地转身,将手中的金色朝着黑衣男子扔去。

瞬间,金色大盛,闪亮在观看热闹的每一个人眼中。

金色光芒闪烁,像是一轮炫日在黑暗中出现,直袭向黑暗。

在掷出之时,黑衣男子有所反应之时,便似穿越了空间的限制,撞上了黑暗,撞在黑衣男子身上,撞出一声闷哼,撞着黑衣男子飞速后退,撞得人群哄乱。

被金色光芒撞击,黑衣男子感觉胸口结着郁气,很不好受,却也只是闷哼一声,便是使自己强行镇定,右手快速伸向胸口,想要抓住这一截散发着光芒,并撞到他的金色。

他的手很快,但金色光芒的反应更快,像是一道闪光,转瞬便逝,向着来处急速飞去。

“小狗,上!”苦儿轻喊一声。

听到喊声,金色光芒稍顿,快速飞到苦儿身边,却又是不再做停留,位于金色光芒中的那一截非龙非蛇非蜥蜴的“小狗”直接窜入李裕宸的身体之中。

它,感觉到痛,也感觉到怕,知道不是黑衣男子的对手,不敢再有丝毫停留。

不听话,总比死了强,它有意识,选择退避。

看着金色光芒就那样在视线中消失,很多人的目光都变得怪异,包括黑衣男子在内,感觉有些不明白,但看向李裕宸的目光却是再变。

“呵呵。”黑衣男子咧嘴一笑,笑得有些森然。

然后,他又动了,因移动时的速度快速异常,身形只留下些许残影,再度向着李裕宸掠去。

“住手!”严白大喊,再一度出言阻止。

已经出手一次,并且以失败结束,那就没有第二次出手的必要,哪怕第二次成功了,也相对不值得。

从苦儿的身手以及李裕宸身上的怪异来看,着实是很怪异,却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怪异,才表现得他们不简单,且是很不简单,很可能有着极大的身份背景。

他是严家人,严家经历了一次换血的大清洗,却仍旧是浮青城第一大家族,可这又能够怎么样,在帝国三大家族前,在远古家族之前,仍旧算不得有多么的强,甚至弱小不堪。

虽然在很久前便是见过李裕宸三人,可他却是不能够确定他们的身份,从刚才的表现来看,已经隐有惧意。

事情已经惹下,最好的结果,便是大事化小,而小事化了。

因为他没有刻意参与到此件事情,他想要和解。

黑衣男子没有停下,依旧是继续向前,更似受到刺激,速度有着微弱的提升。

“啊!”

一声尖叫,从林嫣口中传出,眼眸映出一点黑色,使她为李裕宸担忧,也有些担忧是为自己。

苦儿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却是以极快的速度伸出右手,前一刻还是垂下的,下一刻便是到达身体前方,斜着平举,挡在一个恰到好处的位置,挡在李裕宸背后。

紧接着,黑衣男子身形抵达,到李裕宸的身后,到苦儿的手的前方,却只留下一道残影,掠过。

店铺的大门开着,门外通着街道,虽有着不少的人,很多都在看热闹,拥挤着,却不妨碍黑衣男子的离去。

出了大门,便是入了人群,不是消失的消失。

黑衣男子就这样离开,因为他知晓了严白的意思,明白一次失败,便是不能再出手,也感觉到了他所面对的三人并不简单,在短暂却是繁复的思索中,选择这样的方式解决问题。

只要找不到他,找不到证据,事情再怎么继续,对于严家,都会好许多。

他,不得不逃逸,当然,只是暂时的。

“怎么回事?”不少人觉得疑惑,有些发愣。

“那人好像是山水学院旬然院长的学生。”人群之中,冒出这样一句不轻不重的话。

“好像还真是!”

“似乎他与远古家族的人有关系。”

“听说他在宝藏中出现过,就是上次那个不能使用灵力的宝藏中……”

“怎么看起来那么弱?”

“就是他,我在人群中看到过,一定是他!”

一语起,人群中便是传动着议论的声音,说的小声,可严白却是听得十分清楚,强行压制之下,脸上仍是青红难辨,不知道还能够做些什么。

可是,总还是要做些什么,哪怕只是普通的客人。

意念收拢,心一横,他就把李裕宸当做是最平常的客人对待,也只能这般。

“他没事吧?”一步步走上前,他问林嫣。

他发觉,他只能问林嫣,也只敢问林嫣,对于苦儿,念及以前以及之前发生的事情,他心中有着畏惧,也能够肯定,所有的惧意都来自苦儿。

林嫣没有回答,是不想回答,感受得到李裕宸的痛苦,心中也是隐隐作痛,并总觉得事情有着蹊跷。

苦儿也没有任何言语,默默有些低头。

“他没……”没有得到回应,严白忍着冲动再问,却是没能够将之前说过的话语说完。

“砰!”

很沉闷的撞击声,带着一道黑色身影落在地上,有着丝丝绯红沾染空气,注视着黑色身影所属,不少人眼神一凛。

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特需诊疗部预约挂号
滑县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北海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江苏有没有癫痫病医院
河源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