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兼职风水师第三百四十八章影响全局

2020-01-24 17:23: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兼职风水师 第三百四十八章:影响全局

唐晨没有亲眼见到,只是听四哥这么说,他也只能模棱两可地点着头,其实还是一头雾水的。

“唉!”

曾老叹息道,“麒麟山上本来也有一条小溪和林辋溪汇成一条小河,绕过祖宅的前面。可不知为何,最近一年来,这两条溪流的水量锐减,甚至有一条溪流完全干涸了。本来祖宅前面那条小河水量也不算丰富,这样一来,更是水量锐减。再加上近年来河床淤积严重,下游地势也被抬高了不少,竟然使得仅余的一条溪流改道了。这下好了,小河彻底干涸了……”

说话间,车子已经驶入了乡道之中。

这乡道的特点就是狭窄,仅仅够两辆汽车擦身而过。路基两旁,连护栏都没有,下面就是稻田了。

闽省的水稻能一年两熟,现在只是新历十月,所以水稻田里还有些许积水,看样子是快到移栽的时候了。

唐晨注意到,这附近的稻田并不缺水。

不过想想也是,现在农业灌溉这么发达,一台抽水机足以解决灌溉的问题,这和断流并无多大关系。要知道,中国的耕地是逐年减少的,为什么之前耕田都没把水抽干,今年却是一个例外呢?那么真相只有一个,是源头出了问题。

唐晨知道,这个推断一般的风水师也能推得出来,甚至不用风水师,曾老他们都能想明白。

曾老和四哥在说着祖宅的情况,很快就穿过一条小桥,来到了一间颇具气派的古朴建筑门前了。

古朴是因为这种建筑的历史,而气派,则是屋顶上那精美的剪粘,色泽艳丽,倒像是新建的一样。外部材料以红砖、白石为主,内部材料以木构架为主。石构的建筑完全用花岗岩建造,这种“出砖入石”(利用碎砖与石头有规则混砌)再加上惠(hui)安石雕闻名全国,精美异常。就像这院落的建筑中,那精巧的砖雕、木雕、泥塑、剪粘和丰富生动的屋面形式独具闽省特色,唐晨看得目不暇接。

唐晨把目光落在那小桥上,这小桥也是用花岗岩修筑的,结实耐用,小车走过都没问题。

桥墩上、栏杆上都刻有精致的石雕,就好像一件艺术品一样。

见唐晨眼里流露出惊讶的意味,曾老有些得意地说道:“唐师傅,我这祖宅,还算可以吧?”

“非常不错!”

唐晨这是由衷的话,在一个文化底蕴这么深厚的城市里,拥有这样的民居,实在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

“其实……这是近些年来才修葺的……”四哥叹了口气道,“先前连饭都吃不饱,都分家了,哪里有钱去修缮它?也是这几年阔气了些,大家才凑了钱,买了最好的材料,请了最好的师傅,把祖宅都修了一遍。为什么我们这么着紧这祖宅?就是因为它承载了童年的记忆,还有我们对它倾注的心血……”

“其实说白了,这里始终都是我们的根!”

曾老总结道,四哥也微微颌首,认同这句话。

唐晨点了点头,走到桥上一看:“咦,这不是还有水吗?”

是的,唐晨并没有看错,桥底下是有浅浅的河水,缓慢地流淌着。

“那是因为我们把淤泥都清了……”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唐晨扭头一看,是一个老态龙钟的,拄着龙头拐杖的老头。

“二哥!”

曾老和四哥异口同声地说道,一左一右地走过去,扶着他走了过来。

“这个年轻人,是……?”

这个叫二哥的老头子,虽然年老,但是口齿还是很清楚的,一双没什么光彩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唐晨。

“二哥,唐师傅是我从潘州请来的风水师,别看他年纪轻轻,手下功夫却很了得!”曾老连忙介绍道,“唐师傅,这是我的二哥,也是曾家现在的家主!”

唐晨连忙说道:“二爷好!”

这个二哥点了点头,但明显是对唐晨没多少兴趣,转头对曾老说道:“阿九,相信你都看见了吧,情况很严重啊!我们花了不少钱,疏通了河床的淤泥,挖低了地势,可这河水还是只有这么点。要是这么下去的话,我们曾家还有多少财运?”

“二哥,不是我说的,现在整个经济大环境都不太好,这关风水什么事?”四哥皱着眉头说道。

曾老用力地拉扯了一下四哥的衣袖,四哥却还是执拗地看着这个叫二哥的老头子,没有半点退缩的模样。

“唉,阿四,你还是这个样子……你是没活明白,你要是活明白了,你就知道风水有多重要了。不瞒你们说,我已经感觉自己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了……咳咳咳……”二哥说着就有点激动了,一激动,突然就咳嗽了起来。

曾老和四哥连忙说道:“二哥,我扶你进去坐着吧……”

“不用!”

二哥负气地甩开了四哥的手,摇头道:“你以为我是在说笑的?!”

四哥有点语结,看着二哥这认真的模样,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刺激二哥了。要是二哥急火攻心,说不定一口气喘不上来,就得送去医院。

“唉,你们都老大不小了,难道没觉得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二哥叹息着说道,“去年的时候,我的身体还是好端端的,可今年刚过了春节,什么坏毛病都齐了。失眠、多梦、手脚无力、容易感冒……去医院检查,却什么都检查不出来。我知道,这就是风水在潜移默化影响着我,因为这条河在去年年底就已经断流了……”

曾老脸上的现出担忧的神色,他也是见多识广的人,知道有些老人能准确地预见自己什么时候去世。别看二哥现在这么淡然,说不定他早就已经明白自己时日无多了。人最无奈,也是最无力的事,就是看着眼睁睁看着生命的流逝。这是你花再多的钱,再大的权势,都挽回不了的。

“据我所知,‘山主人丁水主财’,二哥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曾老试图开导他,可惜二哥早就看淡了。

“阿九,你是知其一而不知其二。”二哥淡淡地说道,“风水一环出了问题,影响的是全局。哪怕用再多的措施补救,都无济于事。你以为只是河流断流这么简单?错了,这是我们祖宅风水的事,是关乎曾家一门的大事!”

(本章完)

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
长春华山医院看病贵吗
淮安出名的癫痫病医院
滨州著名白癜风医院
淄博治疗癫痫病医院如何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