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霸道邪医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闷骚男

2020-01-10 00:28: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霸道邪医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闷骚男

和女人斗嘴,那绝对是最不明智的选择,萧寒选择沉默。

这让无情天女微微有些得意,像是胜利了一样。

女人就是奇怪,随便一点小胜利,都会让她们得意很长时间。

萧寒在这里和白素心腻了很长时间,直到第二天才回去。他对白素心还是有点亏欠的。

不仅仅是白素心,还有很多人。

萧寒有些头大,貌似自己真的有点太多情了。

当然,若是再让他做出选择的话,他依然会选择这样。

这些女人,任何一个,萧寒都不愿意放弃。

当萧寒回到龙宫之后,接受的是三堂会审。

“怎么了?”萧寒一脸懵逼,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沐清作为主审,而李温婉则是陪审,还有凑热闹的杰西卡她们,当然,应该在别墅之中的女人,全都在其中。

“你和南宫吟是什么关系?”苏沐清问道,很是严厉。

“朋友啊。”萧寒直接说道,没有想那么多。

听到萧寒的话,苏沐清冷笑,满脸不屑的说道:“朋友的话,你们拉着手走,去了一晚上没有回来,分明有鬼。”

朱雀玩着自己的匕首,这让萧寒看到心惊肉跳,这一群女人疯了吧。

“他是一个男人,我和他怎么有鬼。”萧寒哭笑不得,赶紧解释。

李温婉冷笑,道:“就是因为他是一个男人,所以才更可怕,因为他是一个喜欢男人的男人,而且还是一个非常漂亮的男人,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他确实比我还要漂亮。”说到这里,李温婉有些郁闷,承认一个男人比自己还要漂亮,绝对是一种不小的打击。

萧寒终于听出来她们的意思了,这是怀疑自己和南宫吟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呢。

萧寒有点抓狂,他颤抖的指着众女,问道:“你们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卧槽。”

“是无德告诉我们的,你和南宫吟拉着手离开,你让我们怎么想?难道你真的打算不要我们姐妹了?”苏沐清眼睛有些发红。

“无德。”萧寒巨大的咆哮声传出去。

他二话不说,将无德拽了出来,然后一顿暴揍。

带着鼻青脸肿的无德,萧寒将他扔到众女的面前,说道:“解释一下。”

“昨天是南宫吟告诉老大无情天女重伤,然后老大才着急,拉着南宫吟离开的,我故意隐瞒了这一点,不过太上有,他明明知道,却也是没有说。”无德解释,脸肿的像是猪头一样了。

“打。”

苏沐清面无表情,然后吐出了一个字。

一群人冲上去,暴揍无德,这家伙实在是太混蛋了。

唐欣和母夜叉站在外面,嗑着瓜子,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丝毫没有阻止的打算。

无德的混蛋,她们已经见识过,知道揍他也不亏。

等到众女打完之后,两人才为无德“收尸”。

“太上也不是好东西,闷骚男,蔫坏。”苏沐清说道,一点都不客气。

无德虽然是始作俑者,但是太上不说话,去让她们坚定的相信了无德,才闹出这个笑话,所以她们觉得,太上也不是好东西。

太上打了一个喷嚏,他有些疑惑,左右看了一眼,貌似没有什么事情。

“太上,我们切磋一下吧,我看你最近实力进步的怎么样?”萧寒来了,拉着太上就切磋。

等到“切磋”完了之后,太上脸已经肿成了猪头。

“你是故意的。”太上恶狠狠的盯着萧寒。

萧寒点头,他笑嘻嘻的说:“没错,你猜对了,可惜没有奖励,你这个闷骚男。”

太上瞪大了眼睛,这家伙称呼自己什么。

“什么是闷骚男?”任天涯有些好奇的问道。

显然,来到地球时间不长,加上修炼的时间比较多,任天涯对一些词汇还不是很懂。

“这是一种赞美,给太上的。”萧寒笑着说。

任天涯点头,然后转向太上,一本正经的说道:“太上,你真是一个闷骚男。”

太上顿时如同被五雷轰顶,他满脸无语的望着任天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哈哈。”萧寒在一边疯狂的大笑。

一场闹剧,最终以两人的鼻青脸肿结束,不过太上和无德两个人,谁也说不出什么来,谁让他们存心不良呢,结果萧寒没有坑到,结果还被暴揍了一顿。

“年轻,真好。”轩辕人王感叹。

他最近回归,要闭关了,因为有些体悟,一旦巩固起来,他的实力会进步很多。

“说的你好像年纪很大一样。”萧寒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轩辕人王也算是一个天才,至今也不过一百多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还算是同辈人。

“老了。”轩辕人王感叹了一声,便回到了自己选择的别墅,在其中闭关。

萧寒他们无语,这家伙还真能装。

不过,萧寒想到了一个问题,他将轩辕人王叫了出来,有些问题需要他解决。

“萧雪。”

听到这个名字,轩辕人王神色有些复杂。

当初他未必就没有动心,只是那个时候的他,完全没有现在的平和,太过于算计了,结果错过了这样一个女人。

不过,萧雪最终跟了萧寒,这倒是她的福分,至少在轩辕人王想来是这样的。

“我去见见她吧,有些事情,确实需要解决一下,就算是她杀了我,我也无话可说。”轩辕人王摇头说道。

两人一起

,来到萧雪的住处。

当看到轩辕人王的时候,萧雪的眼神瞬间就冷了下来。

“你带他过来做什么?”萧雪问道。

“做个了结吧。”萧寒说道。

轩辕人王站在那里,他叹息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你恨我,当年的事情,确实是我做错了,你要打要杀,悉听尊便。”

他很光棍,说出这样的话,然后闭上了眼睛,等待萧雪的裁决。

“我不会对一个不相关的人有什么恨意的,现在既然跟了萧寒,成为他的助力,我没有必要杀掉我男人手下的一员大将,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不用再提起来了。”萧雪说完,关上了门。

南京医科大学附属南京儿童医院怎么样
肇庆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哪治癫痫好
岳阳白癜风中医院
苏州专业治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