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异世魔斗师第十一章两月之约

2020-01-24 01:56: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世魔斗师 第十一章 两月之约

“臭小子,确定你还要去比试?”巴鲁一脸关心地问着秦川。

“嗯,说过的约定,就要做到。”

“那……你自己注意点儿,毕竟你身体还比较虚弱。”

看着巴鲁那慈祥的双眼,秦川回了一个放心的眼神,便是做贼似的,悄悄跑了出去。

秦川没走一会,小萱便是端着一碗热汤,来到房间里。

“巴鲁爷爷,父亲呢?”小萱眨巴着大眼睛看向巴鲁。

巴鲁耸耸肩,却是一脸不好意思地躲闪着小萱的视线。

“哼,就知道不应该相信你!肯定跑去比试了。父亲这个不听话的大笨蛋!”

巴鲁看着跑出房门的小萱,轻抚着长须,展现出一个长辈应有的姿态,轻笑着。

胜利广场上早已是人山人海,突然嘈杂的人声停了下来,人群中纷纷让出一道空路出来,看着那一道削瘦的身影走进。

雷托看着走上擂台的秦川,嘴角轻扬,道“还以为你不能来了呢”

“男人说过的话,不会轻易忘记。”

秦川认真地看着雷托,突然说道“昨天谢了。”

雷托一愣,随即轻笑道“别肉麻,算扯平了。来吧,让我看看你两个月能长进到哪里去。”

回答他的,是秦川一脸战意的眼神。

这一场没有裁判,只有观众的比试,拉开了序幕。

取出铁剑,摆好阵势。雷托却是早一步发动了攻击。

一个试探性的横扫,雷托的巨剑带起猛烈的劲风,攻向秦川。

铮地一声,秦川一把格挡住巨剑。顺势一滑,一个近身顺劈,挥向雷托。

雷托手腕翻动,那宽大的巨剑便是随风回转,一下撞开秦川的顺劈。

两人熟练的剑法,你来我往。一时间,擂台上全是金属碰撞声,不绝如缕。

台下的人们,也随着两人之间的攻势而唏嘘呐喊。

秦川和雷托,从最开始的试探热身,已逐渐进去了状态。接下来的招式,也是越来越快,越来越刁钻。

两人之间的交手,虽看似猛烈,然后却并没有带着一丝杀意,仅仅带着无比的战斗热诚,发出猛烈的进攻。

最后,一道激烈的碰撞过后,两人身形便是分开,各自凝望对视着。

“差不多了,用出来吧。”秦川双眼火热的对着雷托说道。

“那你可要小心了,这次使出来,可不是昨天你看见的那样了。”

雷托说完,便是巨剑一横,做出了断空斩的起手势。

秦川见过雷托用过一次,明白断空斩是有点类似跳斩一般,运用巧力配合巨剑重量,从而达到巨大的杀伤力。

深吸一口气,紧紧握住铁剑,目不转睛地盯着雷托的起势。

雷托大吼一声,身形迅速向着秦川奔来,巨剑在擂台上拖动着,冒出阵阵火花。

靠近秦川达到一定距离,雷托巨剑一提,起身一跃,在半空中控制着身形翻转着,那巨剑也在雷托的翻转中,增长着威力。

看着雷托来势凶猛的一剑,秦川举起铁剑,也是身前一横,双手握住剑柄,做出了十字斩的预备动作。

秦川正是想用十字斩,来破雷托的断空斩!

雷托身形还未到,秦川已是感到巨大的压力。随着雷托的厉喝,那巨剑便是携着一阵劲风,狠狠地向着秦川砸下。

秦川看准时机,就是现在!秦川胯步向前,避开雷托巨剑剑尖出的力量,铁剑一个横击,打在了巨剑剑端那靠近剑柄的位置,承受着断空斩力量最薄弱地方的冲击。

随即上挑!十字斩!

一道闪亮的十字剑气,抗住了雷托的断空斩,随即秦川奋力一提,雷托的巨剑却被挑飞出去,落在了一旁。

擂台下顿时爆发出一阵喝彩,响彻整个胜利广场。

“呵呵,你赢了。”一声低笑,雷托无奈地摇了摇头。

秦川收回抵在雷托胸前的铁剑,脸上却是笑着说道。

“不,是你赢了。”

随着秦川话一说完,那铁剑便是从中发出一阵裂响。却是承受不住刚才一击,断了开来。

一时间,听着广场上的呐喊。两人互相对视着,一言未语。

最终这两月之约,便是以一种意想不到的结局,让战士学院和魔法公会摸不着头脑起来。

两月之约,让秦川和雷托之间,作了一个了断。同时也意味着新的征程的开始。

秦川在药剂比试上大放异彩,为魔法公会争取到了七个名额,而战士学院则只有剩下的三个名额了。

普雷利镇,城门口。

一大队人马,整装待发着。这些都是护送天资聪慧的学员,到托克城的杜兰学院里去。

战士学院那边,雷托和他的哥哥雷诺,还有一个从未见过的女战士,刚好把三个名额用完。

而魔法公会这边,很是大放地送给了秦川两个名额,让秦川和小萱都能去杜兰学院学习。

除了秦川和小萱以外,便是有着最初见过的凯撒,和剩下的三男一女四个魔法师。

就这样,去杜兰学院的十个名额便是定了下来。

“臭小子,到那边去把我魔法公公的人罩好了,这些都是我魔法公会的人才,少一个我弄死你!”

巴鲁依旧是不客气地对着秦川说道,只不过从那双泛红的眼框里,不知道是让秦川罩住其他人,还是让秦川自己保重。

凯奇也是客套地对着秦川嘱咐了几句,便是对着魔法公会其他人说话去了。

最让秦川感到不好意思,则是炼金公会的人了。炼金公会仅有的七大长老,全部来为秦川送行,这样的荣誉,看得雷托一阵眼红。

“秦先生不必担心什么,我们整个炼金公会只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得到秦先生的扶持,仅此而已。”

炼金公会的那位药剂长老,仿佛看出了秦川的不适,更是一脸诚恳地对着秦川说道。

“放心吧,炼金公会的情意,小子记住了。”

得到秦川的肯定,那七大长老更是齐声为秦川祝福送行。

“巴鲁爷爷,我们走咯。”

小萱挥舞着玉手,一脸可爱地对着巴鲁喊到。

随即一行人,陆续地上了马车。那普雷利镇的城门,也在慢慢地远去,就连巴鲁等人的身影,最后都消失不见。

远离了普雷利镇,远离了巴鲁的叫骂,秦川仿佛感到心里有着些许的失落。

马车里,仿佛看出了秦川的情绪。小萱抱住秦川的胳膊,对着秦川撒娇道。

“父亲你把眼睛闭上。”

“怎么?”

“哎呀,闭上嘛。小萱送你一个礼物。”

无奈地轻笑着,秦川慢慢地把眼睛闭上,期待着小萱的礼物。

突然感觉脸上一阵柔软湿滑,难以置信地睁开双眼,小萱却是把头一缩,娇羞地埋在了秦川怀里。

楞楞地伸手抚摸着脸颊,仿佛上面还有着丝丝余香,秦川低声轻笑着,脸上说不出的情绪。

武汉哪里近视眼激光手术多少钱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看病怎么样
安庆治疗龟头炎费用
海南治疗牛皮癣最新的方法
郴州哪所医院能治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