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炎武战神 第2255章、心头刺

2019-10-12 22:43: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炎武战神 第2255章、心头刺

当下!

凌天羽立马恭身行礼:“晚辈灵羽凡,拜见石王大人!”

“呵呵,不必拘礼,你父亲与本王乃是同辈,算来贤侄该称本王一声伯父才是。壹看书?1kanshu”石王轻和一笑,令凌天羽好感倍生。

“那晚辈便厚脸唤您声伯父了。”凌天羽微微一笑。

“恩!”

石王轻轻点头,扫视着大殿中的石像,一副谦虚般的语气说道:“贤侄,这是方才你所列下的阵法,碰巧本王见识过灵团长的九曲八卦阵,一直觉得甚是精妙。而贤侄所布下的阵法,虽有相似之处,但本王却感觉这道阵法却比九曲八卦阵还要更加完善精妙。没想到贤侄不仅能力群,就是阵法一道也是有着颇深的造诣啊,不知可否为本王指点几番。”

“伯父言重了,晚辈不过是对九曲八卦阵有所研究,从中改良了一些想法,但若说阵法一道,难登大堂。”凌天羽惶然道。

“百艺不如一通,竟然贤侄对这道阵法深有研究,不妨就以此阵指点一番如何?”石王笑道,只觉这八卦阵型奥妙无穷,难以参透,实是诚心求教。

凌天羽也愣住了,这石王的脾气也太好了,自己不仅破了人家最得意的阵法,还当众重创了大护法石摩,甚至还当街狠狠教训了番石落天。

这些种种,石王非但没有责怪之意,反而虚心求教起来。

凌天羽顿生好感,便酣畅淋漓的在石王面前演练起八卦阵法来。这八卦阵讲究的便是无穷的变化,凌天羽便细心演练了几十个不同的阵型,还耐心的讲究了八卦阵各门的妙用与攻守点。

石王起初先是双目紧凝,随着凌天羽的演练与讲解,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双眼闪亮,聚精会神,牢牢的集中在凌天羽操纵阵法的变化中。

良久!

演练完毕,石王依旧是意犹未尽,备是兴奋的感叹道:“这八卦阵法果真是奥妙无穷,贤侄对这阵法有如此高的造诣,确实令本王佩服不已,看来灵团长会输给你,真是一点都不冤枉啊。壹看书?1k要ans看hu”

“呵呵,伯父说笑了,这八卦阵变化无穷,其实晚辈只是略懂皮毛而已。以伯父在阵法上的造诣,就是不须晚辈演练讲解,伯父也能窥破其中玄机,现在倒是让晚辈献丑了。”凌天羽满是谦虚的笑道。

“非也!”石王满是称赞的笑道:“这阵法如此精妙,可非一日之功,若非贤侄阵法造诣匪浅,岂可领会其中奥妙。”

“多谢伯父赞言,但晚辈实是对阵法一道不精通,只是觉得这八卦阵甚是奇妙,途生兴趣,常有研究罢了。”凌天羽说道。

“贤侄不必如此谦虚。”石王微微一笑,道:“而近日关于贤侄的传闻可不少,本王一直都很想亲见贤侄一番,如今贤侄倒是登门拜访,却遭我族中人百般刁难,本王心是忏愧。”

“晚辈今日之举也是过于冲动,但绝非有心冒犯,还望伯父海涵。”凌天羽拱手道,该认错的还是得认错,再怎么说也是石族的地盘。

“孰是孰非,本王心知肚明,今日若是贤侄出了差池,本王定不饶恕落天那小子。”石王正色道。

“晚辈想来只是误会,我相信各族间是和睦相处的。”凌天羽笑了笑,又道:“只是晚辈有个不情之请。”

“贤侄请讲。”石王说。

“呵呵,说来我与梦羽姑娘算是投缘,但绝无非分之想。晚辈听闻梦羽姑娘的遭遇,听闻她族人受于二殿下的压迫,所以???”凌天羽有种试探之意的说道。

“贤侄请放心,沙族祖上与我乃是兄弟之交,至于兄弟的子孙后辈,本王自然会好生照顾。”石王说道:“落天只是太过钟情于梦羽那丫头,才会故意挟于威迫之言,若他真敢对沙族不利,本王第一个便不饶过他!”

“伯父明见。壹看书www?1ka看nshu看”凌天羽暗暗松了口气,再加上之前石落天以天地规则名义保证,沙族的忧患问题也算是解决了。

“不过???”石王面色严肃起来,郑重的说道:“作为一名父亲,自然也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成家立业,梦羽那丫头本王也甚是喜欢,也有心希望他们能够喜结连理。所以本王还是希望贤侄往后与梦羽那丫头能够保持一定的距离,免得遭人说闲话。”

“是~”凌天羽汗然道:“请伯父放心,晚辈一直倾心于灵馨公主,对梦羽姑娘绝非半分念想,此次离去之后,自然不会再与梦羽姑娘相见。”

“如此甚好。”石王点了点头,又满是歉意的说道:“说来这次的确是我族招待不周,为表歉意,伯父便赠于你一件礼物。”

说罢!

石王扬手一现,一颗时而闪耀火光,时而闪耀着冰寒之气的水晶便落到凌天羽身前,笑道:“这是本王当年在神界中所得的一味天材地宝,冰炎之泪。”

“冰炎之泪!”

凌天羽面色惊怔,绝对的宝贝。

据说,这冰炎之泪是在至寒至热之地所生长,冰火九重天洗礼,历经成千上万年的光阴,才可能诞生的一块宝晶。

而且,这冰炎之泪不仅是绝品药材,若是给适合体质的人服用,也能大幅增进修为,只可惜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消受的。

更让凌天羽激动的是,若是炼制本命元丹的话,这颗冰炎之泪可当作两味药材,便受宠若惊的说道:“伯父,这冰炎之泪实在是太珍贵了,晚辈实在是不敢受啊。”

“呵呵,天地间的天材地宝,有缘者得之,本王虽与冰炎之泪有缘,可却无福享受。乃是我族上下,我无人消受得起,若是炼制药材,仅有一味,风险极大。”石王笑道:“说来本王倒是觉得奇怪,总感觉这味宝物更适合于贤侄。再而贤侄破关成功,又无所讳忌的为本王指点迷津,本王实在是想不出有更好的礼物赠与你,还望贤侄接受才是。”

“那???那就多谢伯父慷慨。”凌天羽感激不已,想不到这次大闹沙族,石王非但没有怒,反而赠送宝物,这运气实在是棒极了。

竟然石王都那么慷慨了,凌天羽也自然不会忘记此行的另一个目的,不由道:“竟然伯父如此慷慨,晚辈也想为伯父您分忧。”

“分忧?”石王眉头微皱。

“伯父,可否允许晚辈见长公主一面。”凌天羽说道。

“若雪?

??”

石王面色一颤,似乎刺激了石王内心的痛苦,不仅双目泛红,双拳紧攥,就是连整个身子都有些控制不住情绪的抖动起来。

不错!

石落天竟然被称作二殿下,在他之上,还有位美貌无双的姐姐,叫石若雪。

从灵羽凡灵魂记忆中了解,这位石若雪,乃是石王最为宠溺的女儿。

当年的石若雪,乃是灵界中真正的天才,斗灵榜第一天才。小小年轻,便成就神君境巅峰,掌控法则大道,距离准道境不过是一步之遥。而论美貌,就是灵馨公主在石若雪面前也得鲜有几分黯然,是所有青年少俊心目中真正的女神。

只可惜!

百年之前,鸿蒙秘境开启,石若雪却在鸿蒙秘境中深重奇毒,不仅修为尽失,论为废人。更是传闻,如今的石若雪相貌变得奇丑无比,已被石王秘密藏匿,从此消失世俗。

当然,这些只是传闻。

但不得承认,作为石王曾经最为宠溺,最为骄傲的女儿,却遭受如此厄难。以父亲的立场上,这是石王内心永远都无法化解的痛苦。

感觉到石王的情绪波动极大,凌天羽轻声问:“不知长公主现在可否尚在人世!”

“若雪她当然还活着!”石王突然像是失控般的吼了声,更是大雷霆,一股恐怖的气息瞬间将凌天羽笼罩,怒然道:“灵羽凡!本王已慷慨赠你宝物!你为何要谈起若雪!你这是在故意羞辱本王吗!”

承受着石王的怒火,凌天羽感觉整个身体都要被这股怒威给压爆了,痛苦万分,面色惨白,虚弱不已的喘着大气说道:“伯???伯父息怒???晚???晚辈并无有意???只???只是晚辈可能有法子挽救长???长公主???”

“什么!?”

石王面色一怔,猛地冲身而至,两手揪着凌天羽的双臂激动万分的问道:“你方才说什么!你真的能救若雪!?”

“晚???晚辈不敢保证,但???但可一试,只是伯父能不能???”凌天羽面色虚白,被石王威压紧逼,都快呼吸不过来。

石王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撤去威压,松开手满是歉意的说道:“贤侄,真是抱歉,只是若雪一直都是本王内心的一根刺,才会一时控制不住情绪。”

“为父之心,晚辈理解。”凌天羽道,同时暗暗松懈了口气。

“不过,你真的有办法救若雪吗?”石王满含希翼的问道,当年为了解去自己女儿身上的异毒,石王可是游遍了整个灵界,可就连灵王也是束手无策,石王最后不得选择放弃。

“晚辈不敢保证,只是想要见见长公主才敢下定论,不知伯父觉得是否方便?”凌天羽说。

“唉~随本王来吧。”石王叹道,其实也不抱什么希望,但有总比没有好。

至于凌天羽,之所以敢在石王面前提起石若雪,那是因为得知石若雪是在鸿蒙秘境所中的异毒。而凌天羽想着自己本身修习毒术,又掌控了鸿蒙之力,所以便鼓起勇气想要一试。若是能成功挽救石若雪,那石王就得欠自己一个大大的恩情。

...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看病收费怎么样
北京熙仁医院专家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北京熙仁医院医生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服务预约挂号平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