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无上圣天 第49节:圣袍宝藏

2019-12-04 18:52: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上圣天 第49节:圣袍宝藏

苏溯一睁开眼睛,看到了右手掌心里变化为二龙戏珠的火龙琉璃宝珠,顿时一股欣喜的表情毫无掩饰地展露在脸上。

她如玉葱一般的手指微微婉转,那火龙琉璃宝珠竟是被苏溯如使臂指一般缠绕在身边飞舞,看到这一幕,苏溯笑靥如花对着秦孤月道:“太好了,孤月师兄,我能清晰地感觉到这火龙琉璃宝珠之内与我身体的一种本源力量产生了一丝联系,并且源源不断地反馈给我精神力……”

她手心一握,那琉璃宝珠就稳稳当当地落在了她的手掌之中,她对着秦孤月竟是一拜道:“大恩不言谢,孤月师兄,如此一来,我离晋升后土五重又更进一步。我炎火四重之后一直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法器,这火龙琉璃宝珠与我本源契合,真是上上之选。”

“师妹万万不要这样……”秦孤月急忙扶起苏溯道:“我还有事情要麻烦师妹呢。”

“师兄请讲。”

秦孤月点了点头,就这样在苏溯的面前解开拴住铠甲的革带,竟是要宽衣解带起来。

这一下苏溯的脸色骤然一红,心中也是忐忑起来,“咚咚”地打起鼓来:万一秦孤月对她有坏心思,那是反抗呢?还是不反抗呢?

她一下子还想到了一个问题,来袭的相术师既然能够屏蔽她的感知,那精神力必然在她之上,而且还有火龙琉璃宝珠这样的法宝,就算不是像她这样完全契合,实力也是可怕至极,竟然都被秦孤月击败了,那她反抗还有意义?

“奇怪了,他既然有坏心思,为什么还要把火龙琉璃宝珠给我?难道不怕我凭借这件法器,坏了他的如意算盘?可是他给我这件宝物,对我实在是有恩啊……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只见秦孤月兀自解开革带,一层一层地解去身上的锁子甲,哪里知道面前的小美女心里在想着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只见他略微一抬头,看到面前的苏溯飞红双颊,艳若桃花,心中也是怦然一动,但立刻被自己的精神力镇压了下来。

他立刻意识到,也许是自己的动作引起了苏溯的误解,毕竟在异性面前宽衣解带,的确有些不妥。

想到这里,他急忙站起身,将锁子甲悬挂了起来,露出铠甲里的那一件四相圣袍来。“苏溯师妹……”

“嗯?”秦孤月这一声正好打断了苏溯的臆想,将她从杂乱的幻想之中拉了回来,她脸上表情一愣,竟是有些尴尬地看了秦孤月一眼。

“你见多识广,可知道这件是什么东西?到底有什么妙用?”秦孤月边说着就将右手按在肩膀上,注入一丝精神力,这四相圣袍毕竟也是一件法宝并未被秦孤月完全降服,但依旧可以控制一部分功能的。

意念之下,那一件法袍已是如一件寻常的衣服那样折叠起来,出现在了秦孤月的右手上,秦孤月右手一递,已是托到了桌上,隔着一盏油灯落在苏溯的面前。

“这……这是……”可以说,这一件东西给苏溯的震撼,远比之前那一件火龙琉璃宝珠要大得多。“这是……这是地级的法宝,怎么……怎么会落在你的手里……不可能啊,这四相圣袍传说有四相神兽的神魂守护,一旦认主,根本不能夺取,否则就会被四大神兽的威压镇压,轻的识海受损,严重的直接变成白痴……这肯定不是你自己的,是你刚才夺取到的吧?”

如果说之前苏溯看向秦孤月的眼神是觉得感激,现在的眼神已经变成了疑惑,甚至是带上了一丝畏惧在里面。开什么玩笑,来袭的莫说是一个实力比苏溯还要强大的相术高手,就算是一头猪,对,一头猪如果他会相术的话,带着火龙琉璃宝珠和一件四相圣袍,碾也碾死秦孤月这个小小的淼水三重的相术师了!

“不错,苏溯,这的确是我从那个天道盟的相术师手中夺取到的,他百密一疏,被我钻了空子,侥幸将他击伤了。”秦孤月将四相圣袍递给苏溯说道。

“什么?你把天道盟的人给……给打伤了,还抢了他的四相圣袍?”苏溯现在的表情完全是一副天塌下来的表情,“我说孤月,你有没有搞错?你知道不知道天道盟的实力有多可怕?我们出来游历的时候,师尊都嘱咐我们不能跟天道盟的弟子发生冲突,只要不是涉及性命不要相互争斗,回龙隐阁再让长老与他们高层交涉……你居然……”

苏溯一跺脚说道:“这四相圣袍应该也是一件极重要的法宝,他们不追杀你才怪啊!”她叹了一口气,对秦孤月说道:“孤月师兄,你还是赶紧到你师尊那里去避一避风头吧?我没记错的话,你的师尊应该是尚宇穹师叔吧?把四相圣袍交给师叔,也许可以让咱们的门派帮你把这件事掩下来。”

秦孤月听得苏溯这番话,脸上的表情骤然一变,竟是流露出一丝淡然的无悲无喜:“哦,忘记告诉你了。苏溯师妹,我是自学成才,没有拜尚宇穹长老为师,我没有师门!”

这一下,苏溯的表情更怪了:“什么?这世界上还有可以自学相术成才的?”随后她又用试探性的语气,小心翼翼地看了秦孤月一眼问道:“孤月,你可不要骗我?是不是你加入了什么老怪物开的宗门,怕被龙隐阁通缉才没有说出来?放心吧,我不会出卖你的。”

秦孤月这一下就很无奈了,两手一摊道:“真的没有,我真的没有师门,完全自学成才。”其实秦孤月心里的想法是,天道盟又怎么样?天道盟还敢在圣天王朝眼皮子底下劫杀自己不成?什么门阀帮派?圣天王朝就是最大的派阀,百万大军在手,无数武者效命,这是任何派阀都比不了的。

即便是天道盟势力通天,在圣天王朝的范围内,也要遵纪守法,龙隐阁也是因为跟圣天王朝合作,获得了一定程度上皇权允许的特权。再说了,秦孤月背后还有一尊星魄境的秦战天呢。

“那你接下来怎么办?这四相圣袍肯定是天道盟一件很重要的法宝,他们肯定会追杀你的,怎么办?”苏溯此时似乎比秦孤月还要着急:“要不这样吧,我带你去见我师尊,求他也收你做弟子……”

“算了,师妹,赤脚的不怕穿鞋的……”秦孤月淡然笑道,然后他伸出手把四相圣袍苏溯面前推了一推:“不过我倒是很好奇,那从天道盟从虚空中降下来的意志似乎在与我谈判,要我无论如何都要将这件四相法袍还给他,甚至那火龙琉璃宝珠都可以送给我。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神妙之处?”

“什么?你居然不知道这四相圣袍里面的秘密?”苏溯白了秦孤月一眼,耸耸肩道:“这件东西给你,简直是糟蹋东西啊!”

“好了好了,你就说嘛。”秦孤月迫不及待地催促道。“这四相圣袍究竟有什么秘密,那天道盟的长老这样着急?”

苏溯伸出手来接过那四相圣袍,才一入手,小心翼翼地将一丝精神力注入到圣袍之中,立刻就惊叫了起来:“奇怪,这里面的四相守护之力怎么一丝一毫都没有?难道你拿到的是一件赝品?”

“赝品倒不至于……”秦孤月啧啧嘴道:“我收取这圣袍时,四相之力要反噬我,被我用秘法封印在了识海深处,所以这件法袍就被我暂时掌控了,但我也感觉到,要炼化这四相之力,千难万难,以我的境界,恐怕后土五重都很困难。”

苏溯又震惊了,如果不是她手里的的确确拿着这一领四相圣袍,她绝对会认为秦孤月是得了失心疯了。老天作证,那可是真正四相神兽留下的威压啊,哪怕一丝一毫都可以让人的识海承受不住,完全崩溃,秦孤月居然说用秘法给封印在了识海深处,这简直太可怕了!

这已经开始颠覆苏溯在龙隐阁学习十多年的认识了!

“那么这四相圣袍除了有四相神兽的威压守护,还有什么神奇之处?仅仅如此,怕也不至于天道盟这么宝贵它吧?”秦孤月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这件法袍不会如此简单,如果仅仅是带了四相神兽的威压,这样微弱的威压,都比不上一个星阶强者的威压,就为了一件星阶以下的相术师可以保命的法袍,那个天道盟的长老应不会放这样的狠话。

苏溯看了看秦孤月的眼睛,试探着问道:“你真的不知道?你可不要故意耍我啊?”

“我真的不知道这四相圣袍究竟有什么神奇的地方。”秦孤月心里暗暗叫苦,这一天半下来,自己涮这女孩子的次数太多了,估计苏溯都有心理阴影了吧。

苏溯看了看秦孤月那一幅无辜的表情,只好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算是相信你无师自通了……居然连这种尝试都没有,这既然是一件比火龙琉璃宝珠还要高级的地级法宝,自然是因为……它里面有须弥空间啊!”

“什么!?”秦孤月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这是一件空间法宝?”

我勒个去!

滨南医院预约挂号
永年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淮安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癫痫病福建那家医院治的好
乐山男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