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英雄信条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王子VS皇后

2019-09-13 20:04: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英雄信条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王子VS皇后

“我才是少爷!”

唐顿转移话题,想让氛围轻松起来。

“你?”

小女仆疑惑着,伸长了脖子,像一只家猫似得,凑到唐顿胸前皱起鼻头,用力的嗅了嗅。

“不,你不是,味道不一样!”

小女仆猛地后退,挡在了利昂身前,张开双臂,警惕的盯着唐顿,大声质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冒充少爷?没有合适的理由,我就喊治安队了。”

“我的书房……”

唐顿开始描述上次进铁甲面书房看到的景象,也是趁机解释一下,不过他觉得利昂肯定知道了。

“啊,你这个小偷!”

小女仆惊叫,便被利昂屈指敲在了脑门上。

“呜呜!”

小女仆嘟着嘴巴,抱着脑袋,委屈地看着少爷。

“别闹,他是我的弟……朋友!”

利昂解释。

“对不起!”

小女仆鞠躬道歉。

“喏,送你的见面礼!”

唐顿取出一串精灵风格的手镯,递给小女仆,后者很想要,但是看向了利昂。

“收起来吧!”

利昂揉了揉小女仆的头发。

小女仆接过,开心的把玩,她不知道,这串手镯价值数千万金币,是一位王后的收藏品。

当然,以唐顿和利昂的身份,也不会在意这种东西。

“我要走了!”

看到女仆,唐顿就想到了茱丽叶,不免有些伤感。

“最近小心些,王储大典,我希望你别来!”

利昂沉默了一下,还是决定劝说,不过他知道对方不会同意。

果然,唐顿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为什么你们长的这么像?”

看着唐顿摆了摆手离开的背影,小女仆询问。

“我怎么知道?或许只有位面守护者或者光焰女神才知道。”

利昂眺望着天空。目光深邃,满头问号的小女仆很快放弃了思考,要拉着他去享受祭典夜会。

回到酒店的唐顿发现小萝莉不见了。

“她最近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就是那个竞技场中的黑发小女孩!”茜茜端来了夜宵。“别担心,我安排了人保护她。”

“嗯!”

唐顿没放在心上,想杀胡桃,太难,而且小萝莉的感知非常敏锐。只有对方带有恶意,就会被捕捉到。

“王储大典,你打算怎么办?”

情歌假面大赛结束后,也就意味着仲夏夜祭典走向尾声,只不过今年,还有一场重头戏,那就是王储典礼。

在大典上

,会选出下一任的储君,利昂的呼声最高,但是芙蕾雅和黑查理绝对不会坐以待毙。而且讨厌后党的军~方势力和长袍贵族们,一定会把唐顿揪出来作为攻击奥妮皇后的靶子。

还有保~皇~派们,这些人哪怕势力最弱,也没放弃让亨利重掌权力的机会。

“我不在乎什么王子身份,我只想弄清楚我的来历,我的母亲如何了,还有那位幸苦养育了我和伊莲的母亲,她到底是谁?”

唐顿心头的谜团太多了,伊莲身为圣罗兰的三公主,为什么会和自己生活在一起?

有人说那是唐顿的母亲给他找的童~养媳。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说法,因为那个善良温柔的女人,绝对不会做出夺人子女这种恶毒的事情。

奢华的寝宫中,沉睡中的奥妮突然睁开了眼睛。冰冷地视线盯向了那个坐在窗台上的黑发女人。

“我说过,我不想在这里看到你。”

奥妮的声音之冷,似乎连房间内的空气都要冻结了。

“这二十多年来,你的变化好大呀,难道有了孩子,真的会让一个女人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黑发女自言自语。

“你如果是来调侃的。那就滚蛋。”

奥妮神色不善,已经有了发飙的征兆。

“好吧,你如果不想听唐顿的事情,那我就离开。”

黑发女耸了耸肩膀,身体变淡。

“等等,计划如何了?”

奥妮妥协。

“按照你的吩咐,我都做了,只是诱骗一个小女孩,实在太掉身价。”

黑发女好歹也是迷雾之境,比盲目神使地位都不差的恐怖强者。

“她没有发现?”

奥妮蹙眉。

“那个小萝莉的感知很敏锐,可是你别忘了我的头衔,可是会让任何人不知不觉的陷入迷雾之中,当然,也包括你。”

黑发女轻笑。

“你在威胁我?”

奥妮冷哼。

“我只是看到曾经的好友变了,心疼而已。”迷雾之境身体变淡,离开房间,“对了,注意你的儿子,他和唐顿走得很近。”

奥妮独坐到清晨,直到利昂端着早餐到来,她才回过神儿。

“还有事?”

看着欲言又止的儿子,奥妮语气不善,“如果是有关唐顿的事情,就不要开口了。”

“但他终究是我的弟弟!”

从小对于母亲的爱戴和敬畏,让利昂从来没有忤逆过她,可是这一次,他在反抗。

“你没有弟弟,他不配,芙蕾雅和查理同样如此,你是我的孩子,继承了我最尊贵的血脉!”

奥妮挥手,将饭菜打在了地上。

一股寒意弥漫,让仆人们都缩起了肩膀,大气都不敢喘。

“你没教导过我自欺欺人!”

利昂反驳。

“你……”

奥妮抬手,想打利昂,可是看到他不闪不避的模样,既心疼、又无奈,只能妥协,“好吧,我给唐顿一次机会,如果他可以说服我,我就还给他身份。”

“好!”

利昂明白,这已经是母后最大的让步了,帝国这二十年来,看似奥妮不顾朝政。导致后党衰弱、其他势力并起,其实那都是假象。

芙蕾雅和查理以为有逆袭的机会,那只不过是奥妮太无聊了,任由他们给自己找一些乐子。只要她愿意,随时能够摧毁他们的一切,这也是利昂为什么让唐顿离开的原因。

市民们完全没有感觉,还沉静在盛大的节日气氛中,但是贵族们已经能体会到风雨欲来的那种压迫感了。各方势力都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

如果说是国王定下的储君,那么大公主和黑查理有怨言也不会爆发,可是奥尼不同,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皇后,为什么要遵从?

唐顿的动向,也是各方注意的,哪怕没有鉴定仪式,从亨利赠送黑暗之心匕首的举动来看,他的身份也呼之欲出。

就在这种紧张压抑准备中,大典开始了。依旧是在白金汉宫,不过这一次,将由国王陛下主持,只是他出席的几率恐怕不大。

作为德兰克福的国王之手,唐顿自然收到了烫金的请柬。

“你现在拒绝,还来得及!”

茜茜帮唐顿整理着礼服的领带,温言劝说,“奥妮太神秘了,我们损失了数十位最优秀的间谍,都没能得到一点情报。”

“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可是我有不能退却的理由。”

唐顿握住了茜茜的手。

茜茜的脸颊羞红了,挣了一下。

“走了!”

唐顿迈开步伐,茜茜抬手看了一下,露出了一个苦笑。不过跟着便表情坚定的追了上去。

一大早,就有大量的市民聚集在主大道两侧,观看这场盛大的游~行,先是禁卫军仪仗队、各式各样的花车,礼乐队,迎宾队。接着是皇室成员,然后轮到各国的来宾,最后是贵族

今天,所有的马车都必须是敞篷,寓意为贵族和市民们团结一体。

“哪个是巴伐利亚玫瑰?”

“德兰克福的马车是哪一辆?”

“唐顿公爵呢?据说很英俊呀!”

只要想看,各种节日都能见到皇室成员,所以市民们对奥妮一行没有任何兴趣,他们早早的聚集在这里,大多数是为了欣赏巴伐利亚玫瑰的容颜,顺带着看一下风头最甚的唐顿。

这一段路很长,但是没人坐着,都在挥手向着市民们致意。

“我的脸要僵了!”

小胡桃嘀咕,让活泼的她保持很久的笑容,实在强人所难,“而且我感觉自己像个被围观的猴子!”

“你要这么想,你的吃穿,都是他们的税金换来的,所以笑一笑,也是一份回报。”

唐顿解释。

“那我也应该对着德兰克福国民们笑!”

胡桃撇嘴,不过不再抱怨,卖力的挥手。

“是唐顿公爵!”

“看这边,公爵,看这边,我爱你!”

“我是你的拥趸,我喜欢你那句我即是正义的宣言!”

当唐顿的马车路过的时候,不止是女孩,就连一些青年也对着他大喊,满目都是崇拜之情。

“谢谢!”

唐顿微笑着致意。

“唐顿!”

“唐顿!”

“唐顿!”

不知道是谁最先喊了起来,然后声音就连成了一片,响彻整个伦斯菲尔德。

市民们俱都踮起了脚尖,朝着声源的方向张望。

“该死!”

正在挥手致意的黑查理脸色一黑,他还打算趁机刷一下在民众中的存在感,结果风光都被唐顿抢走了。

“哈哈,那些大公主和黑查理肯定要气疯了。”

奥赛罗幸灾乐祸。

贵族们面面相觑,没想到唐顿的名望这么大,而那些各国的来宾们,也开始考虑和唐顿建~交的可能性。

“无聊!”

坐在马车中的奥妮,不屑地冷哼。

此时的长街上,唐顿的马车无疑是最星光璀璨的,他身前的胡桃可爱漂亮不说,左边是圣罗兰三公主伊莲,光焰教廷的候补圣女、右边是茜茜公主、巴伐利亚玫瑰。

男的英俊冷酷,堪比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像,女的美丽漂亮,仿若月神下凡,看着他们,就是视觉上的享受。

“唐顿的女人缘真是太赞了。”

无数男人看着一身礼服的茜茜,都羡慕嫉妒恨的要吐血了,能够娶到这个女孩,绝对是做了几十辈子的善事才能换来。

白金汉宫到了!

胡桃跳了下来,踩着红色的地毯,有些不知所措,还有两边顶盔掼甲的禁卫军,将铠甲和武器擦拭的都能反光了。

唐顿走下马车,伸手去搀扶伊莲。

“我自己来!”

伊莲给了唐顿一个眼神,让他照顾茜茜。

“殿下!”

几位皇子还有不少豪门的继承人立刻涌了上来,和伊莲打招呼,得到茜茜的爱慕,他们是不敢想了,但是得到伊莲的垂青也不错,要知道她可是血腥皇后最宠爱的公主,五座采邑每年的税金,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谢谢!”

伊莲拒绝,拉着胡桃走向宫殿,要是这些男人有哥哥一半优秀,他不介意和他们交往,可惜他们没有。

茜茜挽着唐顿的手臂,觉得要是宫殿变成教堂,礼服变成白色的婚纱,那绝对是自己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公爵,皇后请您去后面一叙!”

距离典礼开始还有一段时间,一位廷臣找到了唐顿。

“我和你一起。”

茜茜担心。

“抱歉,皇后只接见唐顿!”

廷臣拦住了茜茜,这家伙有着一对褐色的瞳孔,像冷血动物一样,看上去很渗人。

“有了事情,就激活它示警!”

茜茜将一枚戒指递给了唐顿,脸上担忧不已。

“放心吧!”

唐顿拍了拍茜茜的肩膀,随着廷臣离开。

早就注意着他们的贵族们,投来了探寻的目光。

走过一段七拐八绕的长廊后,唐顿被带到一座后花园前。

“请!”

廷臣说完,转身离开。

唐顿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在爬满了葡萄藤的木架下,有一张圆桌,一位贵妇坐在那里,不知道再想什么,目光深邃而遥远,她手中的红茶,也早已凉掉了。

“皇后!”

唐顿行礼。

“你应该叫我姨妈!”

奥妮收回目光,盯在了唐顿的身上,那视线犹如利刃一般,连他这种意志,都忍不住觉得刺疼。

“哈哈,皇后真会开玩笑!”

唐顿摸不清奥妮的意思。

“不,你的母亲,是我的好姐妹。”

奥妮的声音,难得的温柔,显然是在缅怀过去的时光。

唐顿可没有感动,而是瞳孔猛的一缩,低下了头。

“我很抱歉,你的母亲是意外身亡,我想救她,可是等我赶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奥妮讲述。

“我的母亲是上一代圣女?”

唐顿询问。

“是的!”

奥妮没办法隐瞒。

“她怎么死的?”

唐顿追问。

“你的疑问最好到此为止,因为她的死,是一件丑闻,你如果不想弄得天下皆知,让她丢尽脸面,就乖乖的闭上嘴巴。”

奥妮警告。

“然后呢?”

唐顿反问,嘴角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我可以让你回归布列塔尼亚皇室,另外,利昂对你很有好感,我希望你可以辅佐他。”

奥妮说出了她的想法,很强硬。(未完待续。)

小儿呕吐吐奶溢乳有什么后果
一岁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贵州威门药业热淋清颗粒
血栓是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