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北京某村委會暴力對外來租戶收水費

2019-11-09 07:41: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北京某村委会暴力对外来租户收水费

在冲突中被打伤的外来租户

几名男子在围打敢于“反抗”的外来租户据居民指认,旁边站立的穿黑衣和红色的几名男子就是村里的联防队员

租户向出示的水票

“在我们这儿,‘水票’比身份证还重要没有身份证不要紧,但没有了‘水票’,你就可能被联防队员殴打”近日,海淀区西北旺镇唐家岭村村民向反映,在村里没有安装水表的情况下,村委会下属的60余名联防队员对2万余名外来租房户强收水费,并对外来人口无故殴打如果想进出村内,必须出示持有村里自制的缴费凭证——“水票”两天以来,多次进入该村,对此事进行调查

目击 收费现场

●四名男子守要道,想出村必须出示水票

昨天清晨5时许,位于海淀区西北旺镇的唐家岭村刚从夜色中苏醒,街道上只有几名修路工人在修理着前夜才铺好的柏油路面,这条路把该村分为东西两部分

6时20分,柏油马路西侧的一条巷子里突然人声嘈杂,4名年轻男子站在了道路中央——这是居住在该村的外来人员每天上班的必经之路“把水票拿出来,没有就回去拿”其中一名男子横着眼睛询问着每个过路人“他们就是村里的联防队员,收水票的时候跟土匪差不多”知情者胆战心惊地说道看到,经过这里的人都表情严肃,他们顺从地从包中掏出一张红色的纸片,经过对方检查后才被允许通过路口出村

●青年夫妇“反抗” ,眼眶立刻被打成骨折

“你干吗呀”一名年轻女子正准备通过4名男子把守的路口去扔垃圾,却被一名男子拉回了原地“我又不是没有‘水票’”这名女子的丈夫上前警告4名联防队员见有人“反抗”,4名男子雨点般的拳头马上挥了上去

“你们这些土匪”女子一边骂着,一边跑向公用亭“不能让她打”话音未落,旁边一名中年妇女把该女子从公用旁推开只听“啪”的一声,一名联防队员一个耳光将这名女子的眼镜打飞眼见自己的爱人被打,女子的丈夫挣扎着爬起来,想跑过来保护自己的妻子,而其他联防队员们则又追过来殴打眼见着被打男子满脸是血,这4个人才停了手在此期间,陆续有人从旁边经过,但他们既没有停留,更没有阻拦

“我们在朝阳区上班,只图在这里租房便宜”7时左右,被打的女子想方设法拨打了110报警50多分钟后,当地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警方让女子带着爱人先去医院进行检查,并称抓捕凶手需等检查结果出来后才能进行

经过清河急救中心诊断,被打男子右眼眶内壁及颅底两处骨折“还没看眼睛呢,我们就已经花费了2500余元医生建议我们去306医院,这估计还得花上五六百块”说完这话,妻子扶着满脸是血的丈夫向医院门外走去

调查 何为水票

●水费只向外来租房户收取,村委会统一发凭据

“就是为了这个小纸片,村里每个月都有外地租房户被打”昨天,在多名外来租房户手中见到了这种“水票”,上面的盖章单位为唐家岭村村委会——为了进行鉴别,水票的颜色均不一致

唐家岭村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居民告诉,该村3年前仅有四五人负责收水费,当时每户每月要缴10元水费由于该村位于中关村和上地科技园区北侧,地理位置优越,再加上房租便宜等因素,目前这里共有外来租房户2万余人,人数约是唐家岭村村民的9倍2003年前后,村委会开始上调水费,普通租户每人每月须缴水费10元,而在村里开着铺面的租房户则每人每月要交30元“要是一个在这里作生意的三口之家,每月水费就得缴90块钱即使按照每个人缴纳10块钱计算,村里每月至少能收20万元水费”了解到,租户在缴过费后,村里会发给一张凭证——也就是“水票”

●租户称联防每月设卡收费,打人已是家常便饭

如果说外来租户仅仅是对这种“不平等待遇”感到不满的话,更让他们感到恐惧的是收缴水费的方式知情人告诉,现在全村有五六十名联防队员负责收费每月从10日开始,这些人开始逐户收取水费,而从15日起,联防队员利用清晨租户的上班时间,在村内各出入口设卡,对未缴费及反抗缴费者进行围堵,外来租房户必须出示水票才能通行,这种查漏补缺的行动一般会持续四五天“在我们这里,水票比身份证还重要没有身份证不要紧,但没有了水票就有可能遭到殴打”

“去年,一名怀孕两三个月的孕妇被打得流产了”这名知情者回忆说,他还曾亲眼看到一个外来户因水票问题被打成残废“其实我们并不反对他们收水费,但他们的行为和土匪又有什么区别”调查中发现,该村至今未安装水表,而水费的收取对象仅仅是该村的外来租房户,本村村民并不在被收费之列“他们的水费由村委会集体缴纳联防每月只需上缴6万元水费给村委会,其余的则自行分配,所以他们才会这么卖力气地收水费”

关于打人 “完全不知道联防打人,只听说联防挨打”

唐家岭村村委会一名姓董的副书记表示,他“完全不知道”联防殴打外来租户的事情,并说他倒是听说过外来租户持刀殴打联防而对于亲眼目击的事实,他则笑而不答,并称这是由于“没在本村居住过”同时他证实了联防是村委会的下属单位,共60余人,均由本地村民组成“但负责收取水费的联防队员应该只有十余人他们每年会上缴十万元水费,其余则归他们自行支配”他表示,自己并不知道收取水费的人员有五六十人

随后就夫妻被打一事询问当地派出所,对方表示并不知情,只称“结果肯定不会这么快出来,但只要有人报警,我们一定会处理”当问及去年该村孕妇被殴打致流产一事时,对方表示自己不清楚随即表示,希望能找到一名清楚此事的民警作答,他却依旧表示“不清楚”,并挂断了

关于水票 “取水用电多,水价自然涨,自制水票合法”

董副书记解释说,水费涨价是因为该村的水井由三年前的1口增加到了现在的6口,“取水需要用电,水井多了,用电量便增加了,水费自然会涨”他同时向强调,村委会早已向相关部门申报了水费的收取标准,自制“水票”也“绝对合法”

海淀区发改委价格管理科工作人员表示,村委会首先应解决安装水表的问题,“没有水表,怎么可能客观地收取水费”她告诉,对于安装水表的用户,每个字应交2.8元的水费和0.9元的污水处理费当问及,在没有安装水表的情况下强行收取水费是否合理时,对方称:“只能由村民和村委会自己协商”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