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怒剑龙吟第两百七十一章反将一军

2020-01-25 04:48: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怒剑龙吟 第两百七十一章 反将一军

今日提前放出,零点还有十,不要忘了哦~

赛场上,皇甫闲拄着长剑才勉强跪在地上没有倒下,脸色被惨白色充斥着,其中还隐隐弥漫着几丝青色雾气。特别是在他眉心处,一点紫青很是显眼。

“你竟然用毒……刚才的交手中,你究竟是什么时候?”皇甫闲的声音中带着几丝虚弱,视线也开始逐渐模糊,好像眼前浮现起了很浓的雾霾。

毕成冷笑道:“我先前整了那么大阵势掌控风属性提升速度,后却选择和你硬碰一招,你竟然没发现问题吗?还是摸摸你的右颈吧。”

闻言,皇甫闲伸出颤抖不止的左手,经脉间的痉挛与抽搐让他很是吃力地才让五指触碰到了颈脖右侧,摩挲一番后,一点刺痛终于传来。抽回手一看,指尖上沾着点点鲜血,殷红中还夹杂着一缕很是诡异的淡青色。

“原来是在这里。你之前的那番动作制造大量气流竟然是为了这个作掩护,不得不说,单从这个战术上讲,我就甘拜下风。这一场,我输了。”皇甫闲倒是认赌服输,他也知道目前自己状态力再战。

毕成见到对手这么爽地认输,他也索性和盘托出:“我料定在碰撞中你一定会忽视那紊乱的真气乱流,所以将一股夹带着毒气的劲力趁机打出。至于那两柄匕首,完只是扰乱你注意力的。我修炼的毒属性有些不同,只是能够禁锢你身一段时间,不会致命。至于之前你没察觉到中招,那边是因为创口处的神经先被麻痹了,感觉不到痛。”

说罢,他走到皇甫闲身前手指在他右颈创口处一点,一团淡青色的真气被吸,划入了他掌心之内。

顿时,皇甫闲觉得浑身好受多了,散去的力气也逐渐恢复。站起身来,他收剑入鞘一拱手,随后便大步迈回了自己队伍所在的位置。

“能没事回来就好,别的不用多说。”

在皇甫闲想要开口之前,宇文坤就已然将其打断,其中意味很明显。输一场,不要紧,后面再赢回来就是了。

“是我大意了,界级一重败给了武级九重。看样子,我还需要磨砺的不少啊。”皇甫闲也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失落,只是一个劲的摇头。

宇文坤安慰道:“是对手太狡猾了。没关系,下面看我们的吧。第二战,王喵,兰瑾,你们两个上。直接用速度压制对面,别再让他们整出些什么诡计。”

二女点了点头,正欲上场之时,风韧突然开口道:“且慢。”

“怎么了,你想上场不成?”宇文坤有些疑惑。

而风韧直视着对方的眼睛说道:“如果你是对方的队长,接下来会怎么排?”

宇文坤略微思索了一番后浑身不由一颤,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李於,唐倩儿,你们两个上。”

“为什么把我们两个换下来?”兰瑾有些莫名,一双漂亮的眼睛盯着风韧,双眸中隐隐有着几丝怨气。

风韧急忙解释道:“这一场,没你们想得那么简单。如果我是对方的队长,那么在拿下首胜后,因为有一场双人战基本是胜券在握的,所以只需再赢一场便可。单人战,之前皇甫闲碰到的那种情况基本不会再发生。所以,他们唯一的取胜可能只剩眼前这场了。”

兰瑾瞬时明白了其中的意思,随即回道:“你的意思是,这一次上场的恐怕是他们强的两名武级九重学员,所以为了增加胜算,决定派出准界级实力的李於。而这里和他配合好的,便是唐倩儿。”

虽然点了点头,但是风韧心中实际的想法却不是这样。他的本意是为了确保万一失,这一次自己或是宇文坤亲自上场压阵。不过作为队长,宇文坤可不能这么早就上场。那么只能风韧自己去了。

可惜,就当他想去询问诸葛天策之时,对方回绝的眼光很是凌厉。

没戏啊!

不过如果这样的,那么后面会有意思的,虽然过程可能有些不随人愿。

风韧暗暗一叹,心中还在迅速地盘算着接下来的布阵可能。可是论怎么推算,他都觉得情况不太乐观。因为,第二场他们如此阵容上场的败率太高。也就是说,基本上还是需要硬撼清狞队那为出色的一场双人战。

果不其然,这一次清狞队出场的两人虽然在实力上略色一筹,但是互相间的配合堪称完美,攻防的转换与招式间隙的连接,每一次的掌控都能够拿捏得恰到好处。

李於和唐倩儿的配合也同样不差,奈何终究逊色不少。双方恶斗近百招后,终于以晋轩二队的惜败告终。

一招之差,但也同样是落败。

不过这一次的败北,晋轩二队的其余学员并没有表示出什么不甘,而是肃然起敬。

狠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这一战,清狞队的两名学员很好地诠释了这点。作为获胜方,他们的惨烈反倒是远胜李於和唐倩儿。

这场胜利,几乎是他们用命换来的。

狭路相逢,勇者胜。在那拼命的打法面前,李於还算能够勉强应付,可是唐倩儿不行,打到后来节节败退。后一招,她虽然一剑重创对手,但是自己也躲闪不及被逼出场外落败。

双人战,一人败,则二人齐败。

纵使清狞队二人皆是身负重伤,晋轩二队几乎毫发损,但是此场的胜负终究不会因此改变。

李於和唐倩儿归来之时,皇甫闲只是淡淡地来了句:“你们尽力了,没事,还有机会。”

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在说着自己。

宇文坤奈地摇摇头道:“对面是发了狠心要拿下这场,哀兵必胜。你们败,也是可避的。虽然到了赛点,可是我们依旧还有希望。剩下三场,我们也要拼命了。”

不知是出于调俟是调节下氛围,风韧笑道:“宇文坤啊,似乎你的霉运有些过了。自从你暂代队长之位来,好像都是出赛就先连败两场。”

宇文坤哼道:“上一次能够扳回来,这一次也同样可以。第三场,你上。”

“宇文坤!你能不能别公报私仇?你是队长,面子该由你去扳回来才对吧?这一场,你当仁不让。”风韧练练摇手。

“叫你去,你就去,磨蹭什么!你说是不是啊,大长老?”宇文坤阴险笑着的同时扭头望向了诸葛天策,这一次,对方竟然是给以了个肯定的眼神。

奈下,风韧赌气地出场了。和他预料的一样,对方直接认输不战。

这也是为什么风韧和宇文坤互相推脱着不肯上场的原因。

已经胜了两场,这一耻显然只要晋轩二队出场剩余的界级强者,清狞队自然是认输,只需打赢他们为擅长的第二场双人战便是了。如果不是,那么就身为队长巫芳菲直接上场。

总之,论如何晋轩二队这一场都要吃亏。

出场不过一嗅儿的风韧原道返回,他看着宇文坤说道:“下场,你小心点。关键的一局,千万,千万,别再出差错。”

宇文坤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我知道。没想到之前自以为得计的布阵策略,反倒是终究输人一筹,以至于现在被反将一军。不过这一战,你便看好了吧!前面的面子,这回一并讨回!他们擅长双人战,那么我就让他们在这里失利败北。”

风韧笑道:“不错。他们可以打得我们措手不及、始料未及,我们一样可以。这一场,你和洛亥涛上。另外,兰瑾,把庇护之心先借宇文坤用用吧。”

兰瑾毫迟疑地从脖子上去下了那枚挂坠递出,宇文坤面不改色地接过了这枚还带着少许女孩体温的玄阶灵宝,但是没有戴上,只是放在了口袋中。

他之前惯用的雷霆疾电眼由于是玄阶中级,按照比赛规章不允许使用,于是只好改成用这庇护之心了。

“风韧,你小子重色轻友啊。每次我雷霆疾电眼一用完,你就立刻收回,而这个却一直留给了兰瑾用。”宇文坤的语气古怪。

“上场,废什么话!”

风韧飞起一记鞭腿踢在宇文坤屁股上,将他震出数米之远。而早就准备好出战的洛亥涛也是提着他黑剑尚未出鞘的银盾跟上,脸上的神情略微严肃。

赛场上,清狞队队长巫芳菲和他哥哥巫毅早就等候多时了。之前的战况完在他们的掌控之中,很是顺利地拿下了两场胜利。这一次,是他们兄妹二人往不利的双人战,可谓早已胜券在握。

紫电劫锋在手的宇文坤横枪站在前方,反倒是将持盾的洛亥涛晾到了自己后方,他低声吩咐道:“根据情报,他们二人哥哥主防,妹妹主攻,相互配合。等会儿我先上,你跟在后面,攻击我来,你主防御。当然,必要的时候也帮忙出手攻击下。”

洛亥涛点头说道:“行。不过你小心点,他们可不好对付。”

“没问题。”

紫色电光大盛,低沉雷鸣声中,宇文坤窜出的身形已然瞬间逼近对手,手中舞动的长枪好似幻化出数十杆,点点寒光中利芒倾泻而下。

嘭!嘭!嘭!嘭!

暴涨的尖锐形雷光轰击下,巫家兄妹二人的身形瞬时被爆裂的烟雾吞噬。

转眼间,一道璀璨的银光赫然斩裂那还带着丝丝电光的灰色烟雾,两轮银虹呼啸飞出。

宇文坤冷哼一声,紫电劫锋连环点出,强横的劲力自枪尖喷射,轻而易举地将身前的那两轮银虹击碎,只剩如雨点般洒落的点点白光。

在他身前,一柄形状狰狞得有些渗人的巨型镰刀映入眼帘,刀刃背面交错的数十颗利齿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刺眼。而镰刀长柄,却是被握在巫芳菲的手中,和她略显娇小的身躯摆在一起看上去显得很是怪异,极不融洽。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长春银屑病医院哪个好
广西国际壮医医院预约挂号
上海治白癜风医院哪最好
莱芜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哈尔滨去看癫痫病得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