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真实版飞越疯人院倒逼监护制度变革

2019-10-13 06:55: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真实版"飞越疯人院"倒逼监护制度变革

  进精神病院治疗应当遵循自愿原则、无害原则,应在尊重患者权利的前提下,建立必要的救济与纠错机制

  近日上海闵行区法院判决精神卫生法全国第一案,患者败诉。上海一精神分裂症患者欲运用法律武器上演真实版的"飞越疯人院"。4月14日,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对徐为(化名)诉其监护人以及上海青春精神病康复院侵犯人身自由案做出一审判决,徐为败诉。有关精神疾病患者的权利保障问题再次引发专家学者热议。徐为(化名)终究还是没能出院。这个经司法鉴定确认为精神分裂症、但精神症状已基本缓解的患者,在过去3年多时间里,一直致力于通过"打官司"帮助自己合理合法地"飞越疯人院"。

  笔者认为,尽管这起精神卫生法全国第一案原告败诉,但该案开启了精神病患者主动运用司法诉讼手段出庭依法维权的先例,打通了精神病患者权利救济的司法通道。

  精神病人是病人,是和其他身体有病的人一样的病人,同时也是普通的公民,必须尊重和呵护作为公民应有的权利和尊严。进精神病院治疗应当遵循自愿原则、无害原则,应在尊重患者权利的前提下,建立必要的救济与纠错机制。

  新《精神卫生法》确立了"非自愿住院的危险性原则",除非达到"危险性"程度,精神障碍患者有权拒绝住院;因有"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而住院的,患者或其监护人可要求再次诊断和鉴定;"患者"受到侵害可向法院提起诉讼。这对防止"被精神病"做了比较充分的法律规定。精神卫生法规定,精神障碍患者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自愿住院治疗的,可随时要求出院。

  根据《精神卫生法》,徐为想出院本来是一件有理有据的事。但医院方面辩称,徐为是在精神卫生法出台前由监护人送医的,"并非自愿住院治疗",因此其出院也应当由监护人提出申请并接走。法院支持医院的这一说法。

  民法通则中有关监护人制度的规定,与现行精神卫生法存在冲突。前者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监护人是他的法定代理人,而精神病人即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无诉讼行为能力人由其监护人作为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现实中精神病患者往往被想当然地视为"无诉讼行为能力人",结果就是精神病患者无法自行提起诉讼,不能立案,法院要其找监护人,律师也会要其父母来委托律师。徐为案的核心就在于精神障碍患者的民事法律能力能否得到承认。徐为案件能够进入实质的审理程序,已经打破了"在精神障碍治疗问题上患者没有自主权"的传统,促进了对现行成年人监护制度的反思,特别是对权利受到一定约束的人,其他还拥有的权利是否能得到保障?当所谓的监护人不能作为当事人的最大利益代表,是否还需要所谓的监护?

  诚然,现行精神卫生法强调自愿原则,明确提出如果要对精神障碍患者实施住院治疗,必须具备的两条危险性标准,但实践中往往出现一系列新的问题。例如,医院和警方出于自我保护,反而导致入院难;危险性标准没有细则规定,实践中可能出现武断的裁量;家庭负担太重,家属不愿接出院,导致患者出院难等。

  建议最高法院对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尤其是精神病患者的"能力限制"出台具体的司法解释,明确那些能力是可以依法被限制的,那些能力是依法需要监护人授权的,不能将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和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完全等同视之,更不能凡事都由监护人擅自主张,将精神病患者的命运完全系于监护人的意志。在国外,对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权益保障包括"分散授权"和"定期审查"两种制度。前者将被限制人的一些权利分散开来,不同的权利由不同的监护人负责保障;后者对被限制人的监护人进行定期审查,每隔一段时间查验其是否尽到监护义务,并征询被监护人意见适时合理更换监护人。

安全
家居图库
民生呼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