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逆流成沙第九章血域的传承

2020-01-24 18:57: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逆流成沙 第九章 血域的传承

王波天再次试了试,可是仍旧只是刚刚把他抬起来,灵力便突然变得不均匀起来,摇摇晃晃,还是摔在了地上,徐天明再次一挥手,将之复原。

“再来。”

还是那样一个杯子,王波天将之举起来,然后灵力再次不稳,他发现自己左边的灵力分布的没有右边多,于是又把右边的灵力再次向左边匀过去,可是他还是不知道要分多少,他注意了左边的,却丢失了对右边的控制,再次失败。

“小子,不要刻意的把灵力进行调配,你还掌握不了,去握握杯子吧,你怎么拿杯子,把灵力改变成那个状态去拿杯子,一旦灵力定型,不要进行调整,如果没有进行训练,想要分配好灵力真的很难,你身体的枢纽虽然已经打开,但是他只是让你方便调动灵力,可不能让你分配好。”

“嗯。”王波天走到桌子前,用手握了握杯子,他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已经握的很稳了。然后又走回徐天明身边,“徐老师,我握好了。”

“别叫老师,我即让你来了,就叫我一声师傅吧,其他的太生分。”徐天明说,“还有我在这里做一个小型的灵阵,你不拿到杯子,或者不离开,它就不会消失,一旦杯子打碎他会自动复原。我还有些事,出门一趟,你先试试,你会如果遇到涡伦威,告诉他一声以后你就是他师弟了,让他对你负责,别一天就知道浪浪浪。”语气中还带有淡淡的无奈。

“好的,老,不,是师傅。”

徐天明浅浅一笑,伸手,亭子中的一把琴就向他飞来,缓缓的停在了自己的背后。

“我就先走了,小子,可别松懈啊。”

然后便在王波天面前消失了,王波天暗自惊叹,啥时候我也能变成这样。

然后便依旧离杯子很远开始了自己灵力的操控。

而徐天明离开王波天便来到了董坤的住处,鸟语花香的私人住宅。

“你来了,快,里面坐。”

徐天明恭敬地向董坤回了一个礼貌性的微笑。

进了屋子,秦墨和陈壮已经在里面了,三个人互相打了一声招呼,便坐了下来,董坤也走了进来,背后是几盏茶杯,落在徐天明等人的面前。

“朱旺这家伙怎么这么慢,真是的。”董坤嘴里抱怨。

这句牢骚刚说完,挺着微微发福的小肚子,朱旺走了进来。

“二哥,对不起啊,来晚了,真是不好意思。”

“大师言重了。”徐天明回答到,同时徐天明三人同时亲身向朱旺行了一下晚辈对长辈的礼节。

“不必多礼,快坐。”董坤说着,一旁也指挥朱旺坐在了一旁,“我已经做了个小结界,既然人都到齐了,我们就开始商量一下方案吧。”

“首先,朱旺前辈,和我们说说王波天是哪里来的吧?”秦墨先问道。

朱旺神色有些犹豫,但还是说到,“他是我四哥的孙子。”

“什么,你说是老四的孙子,他回来了。”这次是真的让董坤吃了一惊。

“是,他回来了,现在住在一个我给他找的僻静的地方。”

“他回来了都不来找我,唉,想来他还是不愿见到我们,他的灵力,还是被封印着对吧?”

“嗯,他说要不是为了王波天,他也是不会回来的。”

“好吧,他住在哪?我想见他,这么多年了,总是惦念,以前他在月光城,还不让我们去,现在他就在血都,怎么也得去看看。”董坤听到李冲的消息有了些萎靡。

“那一会我带你去吧,我们先继续今天的话题。”朱旺似有些安慰,然后继续转过来,面向陈壮,“壮壮,你说说他身上有古族血脉,可敢肯定?”

“不能,所以才找您核实一下猜测,你可知道他的父母?”

“我知道他爸可能是兽界的人,但却不知道他的母亲。”

“那么我认为有两种情况,一是他母亲是生灵国古族的人。因为古族血脉强大,所以压制了他父亲的血脉,进而表现出来。”他隐藏了其他两种猜测,因为可能性太低。

“我觉得不是这样。”徐天明插嘴道。

“因为今天我看到他使用灵力,属性和生灵国的古族人的基本上相差无几,但是却更像是一种死脉。古族血脉的霸道完全没有。”

“那就有可能是第二种,玉。”陈壮神色有些凝重。

“你说的玉可是九宝玲珑玉?”朱旺定了定神。

“大师您知道?”

“年轻的时候听说过,我虽然对一般的有灵的东西有些了解,但我对他的了解肯定没有你们鹰眼知道的多。但我知道血域现在的九宝玲珑玉在我大哥的孙子,杨古山手上,是一块红中掺黄的一块玉。”

“嗯,从千年前大能者平定战乱开始,玉的传承就在,可是时间推移,不少现在都已经遗失,还有些被破坏,现存的没几个了。而其中大部分玉是有血气的,能影响被联系者。”陈壮肯定道。

“四哥前几天的确让我看过一块玉,应该就是九宝玲珑玉。”这话是说给董坤听的。

“这种东西,既是机缘,同时也是祸害,他是下一届生命之子的候选人,生灵国未来的王。”董坤感慨的说。

“现在他的血脉应该还没有完全苏醒,有可能一直都不会苏醒,只是死脉,不过我还是不知道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功效。”秦墨问。

“这玉是王波天的父母留给他的,或者说他还是胎儿的时候就可能和他建立了某种联系,玉中的血气不断改造着他,他并没有生灵国的任何体质,完全是玉在影响,所以他以前的属性应该只是被压制了,只要不觉醒,他自身的力量就会存在,但是现在我们需要的是隐藏玉的力量。”徐天明说出了关键。

“所以现在就是不让别人发现他身上有玉的存在,他没有势力,就算有李冲哥的威名,可四哥现在灵力被封,别人也不会畏惧,一旦被发现,杀身之祸是免不了的。”朱旺也是这样的观点。

“我觉得隐藏的关键在于隐藏他身上的灵力属性,只要有人把他和生灵国联系起来,就很危险了,血域的高层也不是吃素的。由于上次血域排名靠后,现在现在血域分为两派,排外性很强,我是鹰眼的人,所以不能参与任何政治性的东西,一切还得你们操作。”陈壮强调道。

“突然觉得玉不是一个好东西,它压制了天性。”秦墨有些直白的说。

“可是就是有人愿意被压制啊,因为他能带来更强的东西。”徐天明说。

“那老公,有什么方法解除与玉的联系吗?”她看着陈壮。

“有,一是进入玉中,找到玉魂,解除联系,二是血脉比玉中的血气更强,不被影响,三是被联系者死亡。”

秦墨一脸你说了不如没说。

“所以我来找你们商量是想给出这样一个提议,我想让他学习血域的道术,从而压制他的生灵国属性,他还小,还没有对属性有太深刻的认知,所以让他修炼我们的道术,只要其中不掺杂他自己的属性,别人也不会怀疑,只是在不知道他对血域的道术亲和力是否足够好,一开始恐怕有些难。”董坤接话。

“另外,如果被别人发现他是其他域的人,恐怕教他血域道术的我们恐怕脱不了干系,你们觉得,这个风险是否可以冒?”朱旺看着徐天明和秦墨。

“我愿意冒这个风险,首先他是为数不多的满魂力学生,我希望他能得到正确的引导,况且他还是李冲前辈的孙子。”徐天明表态。

陈壮与秦墨眼神交流了一下,意思是你自己决定,我支持你就好了。

秦墨向陈壮点点头,也说道:“朱前辈,我也愿意,如果被发现我会离开血域,和陈壮去鹰眼,我希望血域变得更好,而不是盲目的排外。我希望通过王波天让其他人知道我们血域真的很强。”

“那我们就说好了,王波天的情况由你们负责,若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和老九,我们会鼎力相助。其实如果你们不帮忙,我和老九也会挺而走险,让其他人教他,之前我还不知道,现在知道他是我四弟的孙子,我就更得帮这个忙了,只是他和你们见过了,而且他也比较适合你们教他。”

“我们定会倾力而为。”秦墨回答道。

“对了,小墨,你最近是不是又晋级了,看你的样子应该已经是破天境了。”董坤乐呵呵的说道。

“不错,董老师真是好眼力,就是最近几天的事情。”

徐天明也是挺惊讶的,没想到这个小他四五岁的姑娘都已经破天境了。

“哇,我就说我媳妇这几天咋这么高兴,就和她那时候怀孕了一样。”陈壮感慨。

“切,我不说不是怕伤你自尊。”

这点陈壮是知道的,因为他没有灵力。

“要不是壮壮他是鹰眼的人,我一定给你牟取一个高位。”董老师又说。

陈壮的神色有些不太好看。

“我倒是觉得这样挺轻松,日子很平淡,我能做很多我想做的事情,毕竟我家壮选择了去鹰眼做他喜欢的事,作为妻子怎能不支持?”

“是啊,其实每个人都应该有他存在的价值,就像陈壮兄弟,是当今最年轻的鹰眼高层。”

陈壮也挺感动的,但是他自己有时候真的会气馁自己没有灵力,拖累了秦墨,那怕是灵力天赋是1也好。

“壮壮别往心里去,你的工作对于十四域的和平真的很重要。”朱旺笑了笑。

而另一边,王波天在错误了许多次之后,终于把灵力变成了一个手的形状,紧紧的握在手里,缓缓的将之移到自己面前,终于把杯子拿到了手中。

“啪,啪,啪。”

身后传来了一阵掌声。

上海徐浦医院鲍太平
北京市西城区德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安顺癫痫专科医院排名
河源专业治牛皮癣医院
湖南治疗阴道炎医院
分享到: